五百五十三章 宫里贵人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175浏览

五百五十三章 宫里贵人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同桌的众翰林们都是停箸,看着何洛文怒气冲冲的离去。 方才几位聊天的翰林,也是不知发生了什么自顾道:“莫非我说错了什么话,惹得何前辈不快吗?”“宗海!”王家屏向林延潮示意道。

林延潮立即会意道:“我这就去追上何前辈。

”说完他立即搁筷,然后快步追了上去。 何洛文走得极快,林延潮几乎是在皇极门前,这才追上对方。

此刻皇极门前,正有京官陆续向皇极门当值的文书房太监处上呈题本,见何洛文怒气冲冲直往皇极门而来,都是不明所以,满脸衙役。

林延潮在何洛文身后道:“何前辈,请留步。

”何洛文停下脚步转过身问道:“林中允有什么事吗?”林延潮走至何洛文身前问:“敢问一句,何前辈此去作什么?”何洛文哼了一声,动手除下腰间所悬玉带正色道:“泱泱大国,礼法何在?何以教化万民?我要将此带悬于皇极门前,奉还给天子!”林延潮也知何洛文为何这么生气?此事可以理解为要么天子存心在耍何洛文,要么是天子临时反悔。 无论哪一个何洛文都不能接受。 林延潮和稀泥道:“何前辈,天意难测,我看此事莫非不会另有玄机吧,不如暂且再等上几日。 何前辈不可因一时动怒,辜负了天子的恩典啊。

”何洛文怒道:“我岂是为自己动怒,而是为了免使宗庙蒙羞,如果再等上几日,若是皇……”说到这里何洛文往左右看了一眼,但见皇极门左近人来人往,于是压低了声音道:“若一旦诞之,那么天家的颜面何在?祖宗家法何在?。

”是啊,寻常百姓家,婢女生子前,也要先纳为妾室的,否则其子就与奴婢无二了。

而王氏宫女离临盆不远了,但是皇帝还没给个信。 如此王氏宫女没有名分的话,按礼法宗法而言,所诞之子,不是皇子,而只能算是普通宫女之子。

这事若传扬出去,让满朝视礼法为性命的儒臣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难怪何洛文这样暴走,对于他这样的儒臣而言,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样的事了。

林延潮见何洛文如此,心底也没太着急。 身为穿越者,他天生对儒学的辩礼辩名的那一套,一贯是不敢兴趣了。 再说小皇帝自己已是进言过了,若是他不听,没有必要再说第二遍,若是强行再说下去,恐怕就要自辱了。 眼下他来劝何洛文,也不过尽了一个同僚的职责而已,于是就很没营养地劝道:“何前辈,不要着急,万事好商量嘛。 ”何洛文听了道:“也好,看在林中允的面上,我就罢了此念头了。

”林延潮正诧异自己面子还是挺大的时候,何洛文下一句就跟着道:“林中允,若是天子再拖延下去,你可愿与我一并至通政司上奏,向天子呈报此事。 ”林延潮为难道:“这……”“哼!”何洛文话不说第二句,拂袖离去。

看着何洛文离去,林延潮此刻也只能在心底长叹,这都是什么破事。 早朝之后,就不需日讲,林延潮回到值房后,就在案上写明****讲的讲章。 写完之后,林延潮拿着讲章出了值庐,直接右拐经会极门来到文渊阁,将讲章呈给张四维看定。 林延潮见张四维时,见他却有几分忧容。

张四维看过讲章后忽然道:“宗海,那一****在文华殿上进讲,所说的魏征将奏章私给诸遂良过目,却不在这讲章之内!”林延潮答道:“回中堂的话,当时天子相询,下官急切故而临时答之。 中堂可以为不妥?”张四维笑着道:“无妨,无妨,本阁部也不是拘泥于此,相反那日进讲却令上上下下耳目一新,事后天子也略有转意,说来也有你一份功劳。 只是咱们做事,需有头有尾才是,不可半途而废,令全功尽弃啊!”林延潮听张四维这话,知他意思所指。

林延潮垂头道:“中堂,下官实已是尽力了。 ”张四维听了笑着道:“宗海,何必这么早就言已是尽力,你还是勉为其难再试一试。 ”张四维都这么说了,林延潮还有什么办法。

“是,中堂,下官再想个办法。

”林延潮只能揣着讲章离开文渊阁。

林延潮返回了值庐之中,心想如何应对张四维那边,拿出一个对策来。

林延潮这才在值庐坐了没有多久,就听门外值吏道:“林中允,门外有位乾清宫公公名叫高淮的来找。

”林延潮听说高淮来了,不由讶异,高淮是太监,属于内廷,而他林延潮虽是侍直,但怎么说还属于外臣,大庭广众下还是要避避嫌嫌比较好。 不过都人来了,林延潮也没有不见的道理。 于是林延潮走出值庐外,笑着道:“高兄,你怎么来了?”高淮连忙行礼道:“状元公,小的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一次奉命而来,是因宫里有一位贵人,有要事与状元公相商,故而命我而来。 ”林延潮听高淮所说的贵人,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小皇帝,他不是就王姓宫女再找自己商量吧。 不过林延潮转念一想,天子要见自己实不必这么麻烦,派人传召就好了。

何况天子怎么会知道自己与高淮的关系呢?所以林延潮立即就想到了另一个人。 不过无论是谁,高淮的面子,林延潮还是必须要卖的,当即就道:“好啊。

”高淮大喜道:“多谢状元公,小的给你引路。 ”林延潮随着高淮由东华门出了紫禁城,然后折向往北。 这里属于皇城,大多是二十四监衙门所在。

林延潮随高淮来至一处屋舍,高淮停下道:“贵人就在里面,状元公请进,小的就在外头等候。 ”林延潮点点头,当下推门而入。 这屋舍有三间这样,两边摆着桌椅,堂上挂着一画,这画画得是‘岳母刺字’。 而在画下站着一名锦衣太监。

这太监正背负双手抬头看画,听了有人进屋,也没有转过头来。

而林延潮则是向这太监的背影,恭恭敬敬地行礼道:“下官见过内相!”(未完待续。 )。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且行且珍惜的情感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