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选调生十六年的命运轨迹 感情该放下的句子

164浏览

九个选调生十六年的命运轨迹 感情该放下的句子

当年,全县共有九个同届选调生,同级情是非常厚重的,加之大部分人都并非本地方人,所以在工作之初,彼此之间相互交流、相互鼓励,革命友谊的小船在当时是很坚固的。

不像现在:老A也就是我,现在就职于某省厅,这些年来,四处游历,一直努力争上游,现如今虽未掌要处实权,横向比较,过得也算不上不下,狐假虎威的尚且能周全左右。

我的仕途轨迹,在此暂且不谈,因为日后我会娓娓道来。 我先把其他人的十几年的大致轨迹给大家简单说一下吧。

老B性格刚烈,说话直来直去,他也以敢怒敢言为荣光,在镇上工作两年后,看不惯种种,和分管领导吵过架、和几个同事红过脸,在他眼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对就是对,好人就是好人,畜生就是畜生,有这样一双慧眼怎么能行呢?吃了不少暗亏!后来他笃定自己不适合走这条道路,于是坚决辞职不干!送行时,他说组织部的副部长都劝他不要轻易辞职,但是他意已决,辞职后去了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农药公司,从普通销售员做起,苦苦鏖战十几年,现如今是这个农药公司的销售总监,年薪一百多万,每次看到他,看到他的别墅、高级轿车和稚嫩的女朋友们,我都忍不住遐想,如果当年我也放弃了铁饭碗,我是否也会像他一样,在企业里,通过自己的努力,为自己铸成一个属于自己的金饭碗,那金饭碗闪耀着诱人且铜臭且世人皆为之迷离的光芒。 老D,脑子非常活跃,口才也非常好,所谓的好,在当时看来就是很能叨叨,他刚入职时,就对官场小说非常迷恋,也经常将书借给我们看。 他是这种人:无论走在哪里,他都能迅速和周围打成一片,有一次片区乡镇联谊赛,他因为认识我,而在短短两天里认识了几乎我所有参赛的同事。

他先是被借调到县政府学习,一段时间后,跟着常务副县长当秘书,当了三年秘书,他的领导比较周济身边人,会扶持自己的有生力量。

三年后,他便以县政府秘书二科科长的身份推到交通局下面的企业里任职副经理,三两年后,又调到审计局任职副局长,再后来到乡镇任职乡镇长,在他任职审计局副局长时,他的领导已经调离本地方,后面的路大部分是他自己走出来的。

在乡镇干了几年后,调到财政局任职副局长,在后来又去镇上任书记,我们当时都说他是几进几出,现在在一个社情民意均比较复杂的镇上任书记,四十岁的老D已经在三个地方当过行政或党委一把手!老E的性格是比较古怪的,这个人长的极其消瘦,且微微驼背,这种人生就一副仙风道骨相,仙风道骨可不适合在体制内这个俗气胚囊里过活的,于是他在党政办公室由于不愿意写糊弄人的八股文,而被发配到畜牧站,老E是学法律的,却让他去服务那些鸡鸭狗猪,他更不屑于做这些,他在看到我们调到更高平台上,萌生辞职想法,但是他的父亲是一名村干部,有强烈的学而优则仕的概念,坚决不让老E辞职,在他这名村干部看来能在乡镇政府工作已经十分了不起!于是,老E在镇政府娶妻生子,他的老婆是镇上小学的一名老师,他在镇上开了一个卖牲畜药的店,难免有点权力寻租,所以生意尚可。

早些年他扑腾扑腾的想调进县城,未果,他又想扑腾个副镇长当一当,未果,而今,已经算是镇上的老同志,组织上看他是当年的老选调,有意提拔起来,但要去另外乡镇,他已看透这升迁,早在心中将仕途抛在脑后几万里了,他现在每日盘算的或许是在哪个厂家进哪种兽药更便宜,更有市场,不过他的孩子非常争气,从小学到初中,但凡考试都是全镇第一名!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慰藉,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老F是我们几人中最满腹经纶的,好像他是能移动的百科全书,平日里很少发言,总是静静得聆听,但是一旦让他发言时,滔滔口水连绵不绝!这不绝里,有真知灼见,也有废话连篇!他是抓住机会要嘚瑟,并且要嘚瑟死的!我记得有一回选调生座谈会,副书记和组织部长都在,正式的会议议程走完后,领导想听一下我们的想法和建议,有四五个同志发言后,老F开启了嘚瑟模式,一个人讲了半个小时。 侵占其他选调生发言时间不说,最主要的是侵占了领导吃午饭和午休的时间,他一直讲到中午十二点多,方才罢口。 他的爷爷是隔壁县档案馆的副馆长,所以,我们都觉得,有一些东西得到很好的传承,那就是文化。

他先是被调到发改局,干了两三年后,又被借到政协办公室,后来跟政协主席当秘书,这秘书一当就是五六年!!当然,领导也没亏待他,他在政协的这十几年间,渐渐得把他扶持到政协办公室副主任(主任空缺)的位置上,去年,组织上调他任职某乡乡长。

我经常在微信里请教他:你的那套之乎者也、经天纬地,在百姓面前能用得上吗?直到这五六年才有所改观,毕竟孩子在慢慢得长大,虽然怪怨上一辈的压迫,但是下一代正在年年的成长,他有什么错呢!于是老H才渐渐有个做父亲的样子,人就是这样的,在某一个关系里寻求到责任感之后,就会在所有的关系里建立起这种责任感。 于是,老H再也不混账了,不再气他老子、不再看老婆不顺眼、不再与世无争,他靠资历,先在中心镇上当个某办主任,然后和他的一帮同学、发小、同事合伙做了很多小买卖,赚得多亏得少。 他的老婆比他争气得多,现在在一个小局任职副局长。 老I,我们都只知道他辞职后,去了一家建筑公司,然后又在建筑公司辞职了,据说是考上了研究生,再之后,杳无音信。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多国人士:中方白皮书揭露美国贸易霸凌

下一篇:美国春播耽搁,亚洲玉米和大豆价格涨至年内最高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