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身体中的爱会将写作推向远方

118浏览

海男:我想写这部书已经有太长时间,我曾一次次地往返于从滇西到缅北战场的路……我曾无数次地与来自缅北战场的仍然活在世间的为数不多的老兵相遇……这渺茫的宇宙间,唯有心灵可以隐蔽也可以呈现,手眼鼻耳唇都在时间中历经着寒冷的历炼。 虽然我们正在逐渐地丧失着记录的潜能,无数高端的科技和文明正在悄无声息中剥离了我们的记忆和缅怀的深情,但我仍坚信语言是这个世界上记录历史传奇和神话的一种魔杖。

正是它的存在,让我终于开始面对野人山的原始森林,开始了艰难中的饱含泪水的记录。

生命因其渺茫从而获得了大海以上的陆地,因为有触觉眼眸幻影,从而与万灵所厮守,并与自己的躯体朝夕相处,介于两者之间的神秘关系,心灵获得了光阴的馈赠。

我想写这本书已经有太长时间……它捆绑着我。 记录在今天显得如此珍贵,若干世纪以后,钢笔、纸质、墨水将像剪裁术、犁铧、村庄尽头的森林,海拔深处的天鹅逐次地消失于人类创造的每一轮回的泡沫之中,或许有一天,地球人终将迁往另一星球居住……然而,时间不可能会改变我们大脑的植物神经的漫游,也不可能改变从肉身中产生的触觉区域,以及对疼痛饥饿的体验……更不能割舍并改变称之为灵魂的那种东西,它始终会潜伏在我们体内并携带我们的生命,朝着时间之书的彷徨和巨雾弥漫中走去……很多次,我拜谒着山冈上的一座座墓地,我拜谒着来自博物馆里的战争遗物,同时我也去看候生活在民间的一个个老兵……我移动着笔触,仿佛移动着来自野人山的天堂或地狱的两种光泽,噢,脆弱,写作中的脆弱,生命中变幻莫测的无尽的种种脆弱,它不仅是一种现代人的疾病,也是一种艺术。

因此,我感恩世间有小说的文本存在,因为小说,尤其是一部长篇小说,就是我们的人生里面装满了荒谬、谎言、战乱,以及生与死的轮回、众生的迷途和幻想。

漫长的黑夜过去后,战争终于结束了……我在小说中,穿越了野人山的昨天以及现在的时间,我们彼此往返的因果之缘中的磨难终将过去,那些培植我们良知和爱的神意,终将我们的生命引入另一个神圣的世界。 我曾在野人山消失了生命的踪迹,我同时也获得了新的轮回,因而,生与死是庄严的,也是日常生活为我们所缔造的事件。

我们有前世的历史,也有此世的现实生活,还有来世的因果,不管这个世界将发明什么武器,生命的躯体是柔软也是坚韧的,两者的禀性将融为一体,去探索这个星球上不可以被时间所湮灭的爱,只有爱才是永恒的。

我将在这本书中与他们再次相遇,并彼此寻找到失散于时间中的灵魂。 简言之,这是一本搜魂之书。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蝮蛇咬伤患者采用全程健康护理的疗效研究,护理论文

下一篇:融合管理会计的公司治理体系探究,管理会计论文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