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九章:能量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152浏览

第三八九章:能量神话纪元最新章节

战场到处都是坑坑洼洼,仿佛炮弹轰炸过一样,飘扬的灰尘石粉,犹如肆虐的沙尘暴。 陈守义他呼出一口浊气,神色振奋。

感觉这场战斗酣畅淋漓,太爽了!先前那股憋屈的恶气,也彻底出了。 他回过神来,迅速退出超神状态,恢复身形。 他低头看了一眼,心中不由一松,这次内裤除了多个手指大小的破洞,完好无损。 远处的大厅中,人群安静了数秒后,陡然爆发出一阵激烈欢呼声,此时即便再老成持重,不苟言笑的人,在这种劫后余生后,也忍不住涌现一丝兴奋的激动。

……陈守义捡起长剑,转身看向大厅。 人群的欢呼声不由的一顿,他无所谓的笑了笑,随即转身离去。

更何况,他现在只剩下一条内裤,也不适合。

至于战弓,反正丢不了。

他走了几步,脚步一顿,转过身来。 就见张妙妙拿着他的战弓、钱包,迅速朝这边小步跑来,十几秒后,她跑到跟前,脸色微红:“总顾问,您的战弓。 还有省高官让我转告你,你救我们所有人的命!”“哦,这是我应尽之责。

”半**的陈守义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接过战弓。 心中暗暗埋怨,干嘛不派个男的,赵秘书就不错,现在多尴尬啊。 本来面对陈守义还有些紧张的张妙妙,看到微微有些赧然的陈守义,心中也放松下来,实力再强大,在可怕,其实也不过是个大男孩。

这时她终于注意到对方腹部的剑伤,丝丝鲜血流出,她心中不由一紧。

陈总顾问现在对江南省的重要性无可替代,若是他倒下,是江南省甚至大夏国的重大损失,她连忙道:“您受伤了,别动!我现在就叫车送你去医院。 ”陈守义低头看了一眼,伤口被肌肉本能合拢后,也就剩下一条三四公分长一条缝,他无所谓道:“没事,只是皮外伤而已,没什么大碍。

”这一剑不过才刺穿肌肉,连肠子都没有刺断,算什么伤吗?连小伤都算不上!“可是,就算皮外伤也会感染破伤风,你可千万别不重视,严重的甚至还会得败血症!”张妙妙说道。

还会有破伤风吗?他从来得过。 向来就是几分钟就恢复的事情!陈守义愣了下,连忙道:“不用了,我的身体自己清楚,一两天就好了。

”……陈守义解释了半天,张妙妙才总算相信这只是小伤,才放过他。

啰嗦的女人就是烦。

街上的士兵,已经重新巡逻,但戒严却已经结束。 应付完一个士兵的检查。

走在路上,陈守义扭了扭腰。

“咔擦!咔擦!”微微有些错位的脊椎,瞬间归位。

“踢得好重啊!”陈守义郁闷的揉了揉腰椎的部落,这里一片麻木,连带神经似乎都受了影响,走路时,都感觉有些僵硬。

此外,还不止腰椎,全身好几处都有些麻木,连腹部伤口的愈合,都变得极其缓慢。 “这是什么能量,破坏力这么强?”陈守义心中若有所思,身体蕴含能量,这还是他第一次从蛮人中看到,也没见过这么强的蛮人。

陈守义估摸着,他的力量大概在三四吨左右,用属性表示,起码在19点。

反应能力也在自己两倍左右,估计也有十九点。 比当初那个狩猎之神的圣者降临强多了。

这时陈守义突然想起,那蛮人先前说过的话,言称自己有堪比传奇强者的实力。 “莫非对方就是传奇强者!”他曾在一些关于异世界的资料中看过这种存在零星的介绍,记忆深刻。 所谓传奇强者,便是神明之下的最强者,他们的**已经达到极限,身体发生蜕变,一身战斗力惊人,一些强力种族的传奇强者,甚至可以和半神争锋。

它和神性生物不一样。 神性生物是种状态,有强有弱,强的极其强大,弱的就像当初遇到的树神,面对陈守义一个武者实力的,也拿他没辙。

而传奇强者,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衡量实力的等级。

同一个种族,非传奇强者和传奇强者,完全是两个概念。 “不过也就如此,完全不堪一击。 ”陈守义心中暗道。 他慢慢的走着,等着身体自愈。

他查看了下属性面板,发现信仰值才消耗了三点,还有将近十一点。 “下次再试试半神如何?”他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想起半神的可怕,他连忙摇了摇头,飞快的驱逐这个念头。 太膨胀了!命只有一次啊,还是安安生生过日子吧!他还没有娶老婆呢!……足足在外面游荡了十几分钟,伤口终于艰难的完成自愈,他立刻搓掉老痂,感觉着依然麻木的部位和僵硬的双脚。

他终于眉头微皱:“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好?”算了,等回家再说。 他一路小跑着向家里跑去。 僵硬的双腿,让他感觉都有些陌生感。

好几次,都差点绊倒。 ……应付完父母盘问,以及废了好大一番口水,重点解释了为何只穿着一条内裤回来,才在父母怀疑的目光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卧室。

只感觉心力憔悴。

他是这种人吗?心好累!明明做了个轰动的大事,干死了一个传奇强者,回家后却还要费心解释为何只穿一条内裤跑回来?要不是怕吓着父母,他都想变身,让他们看看,自己为什么只剩下一条内裤回来。 下次战斗时,一定要备上备用的衣服。

然而回到房间,还有一位小祖宗等着他应付。

他一关上门。

贝壳女就从被子里钻出来,看着陈守义可怜巴巴的坐在床上,双手捧在胸口,委屈的泪水直掉:“好巨人,你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啊,小不点都要被你饿死了!”看着她可怜的样子,原本有些烦躁的陈守义,一颗心也被瞬间熨平了。

“是我来晚了,别哭了啊,马上就给你弄吃的!”陈守义连忙哄道。

“呜呜呜……”不哄还好,一哄就变得彻底洪水泛滥,泪水止不住的流。 “以后……呜呜呜……好巨人去哪里,小不点就去哪里……小不点很厉害的……可以帮好巨人的,可以帮你搬东西,也可能帮你赶走坏虫子!”“好好好,以后我去哪里,就带你去哪里,别哭了。 ”陈守义听得心都化了,一个冲动,伸手一招,那颗贝壳女觊觎好久的红色晶石飞到他手中,递了过去:“看,这是什么,送你了!”贝壳女立刻忘了哭了,愣了下伸手紧紧抱住,瞪大眼睛,不敢置信道:“好巨人,你是要把这颗最美丽的大大红宝石送给小不点吗?”“是啊,谁叫你这么乖,这么可爱呢?”陈守义笑着说道。

贝壳女满脸红晕,晕晕陶陶,回过神来,她顺着胳膊,飞快爬到陈守义肩膀,激动连连亲了好几口:“啵啵啵!”“好巨人,你是最强大,最善良,最伟大的好巨人。 ”贝壳女小嘴抹了蜜一样,开心道,又亲了好几口。 “你也是最乖,最可爱的小不点。

”陈守义说道。

贝壳女闻言不满道:“好巨人,你少说一个,我是最乖,最可爱,最勇敢,最厉害的小不点。

”。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首届长春应化所冬令营活动成功举办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