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嫁临:王爷,我不嫁慕容宇,云笙月 情绪管理的四个方法

70浏览

王妃嫁临:王爷,我不嫁慕容宇,云笙月 情绪管理的四个方法

《王妃嫁临:王爷,我不嫁》主角慕容宇,云笙月,是百里南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慕容宇,云笙月小说讲述了被弃,只因母亲身份低下,只因女儿贱如草介……被卖,只因穷困潦倒,只因三餐不继……被害,只因容颜秀丽,只因性格倔强……嫁人,是母亲的恳求,是爱人的背叛,是仇人的逼迫,为了生存,为了高人一等,她毅然选择了这条艰辛的路……而他,被迫娶她,只为了增加筹码,只为了高高在上的皇位,他与她只是矛与盾的关系,心早有所属,注定只能让她备受冷落、欺凌……精彩章节红烛摇曳,烛泪成行。

云笙月端端正正地坐在宽敞的大红婚床之上,等了许久。 这新房宽敞明亮、锦罗耀眼,十分喜庆,但翠儿已经焦急地进出了好多趟,一旁等候的丫环、婆子们也都悄悄地打起了呵欠。

夜半了,新郎还没有回房,本来一开始热情之极,献媚巴结的喜婆也没了言语。

云笙月心冷如铁,却也暗自松懈,他若是不来最好,即使是来她也是坚决不肯洞房的,到时反而闹得不好看。

感觉时辰确实是不早了,云笙月正想开口让那些丫环、婆子们都离开,一阵齐整的“恭贺王爷”之声,让她绷紧了身体,他还是来了。 “王爷……”“都下去吧!”勤王冷冷地打断了喜婆做作的声音,下人们闻言都屏住呼吸迅速退了下去。 “你也出去!”勤王再次冷道,想是翠儿未走。 翠儿的脚步略有些犹豫,终是退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屋里再无其他声音,笙月透过红盖头能隐约看见那人十分高大,带来了无形的沉沉压力,她现在庆幸有那俗气的红盖头挡着,不然她真不知道怎么面对眼前的人。 感觉他越走越近,云笙月紧张地揪紧了手中锦帕包着的苹果。 “这桩婚事并非本王所愿,王妃的位置只是父皇赐给你的,以后你老实待在这春兰院,不准在本王面前出现。

”慕容宇的声音比先前更冷了三分,云笙月听着感觉他很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他恨自己?恨她有什么用,云笙月心中冷哼,又不是她哭着喊着要嫁他的。

本想反驳想了想又忍住了。

“别想着去向丞相诉苦,云家本王可没放在眼里。 ”慕容宇冷笑道,云成岭那种圆滑小人能养出什么好女儿,都是因为她让他第一次失信于人,违背了自己的承诺,想起珏儿我见犹怜的泪眼,他不由得握紧了拳头,都是这个女人,听说是父皇南巡时,云成岭在江南找回来的,该死的她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现在出现,坏了他的好事,那就别怪他恨她。

“也别想仗着王妃的身份在这府里作威作福,告诉你,在本王眼里,你什么也不是!”他的恨意更明显了,云笙月抿嘴轻笑,不知为何,他越是无情,她反而越是高兴,这样最好不是吗?幸好慕容宇看不见她的表情,见她默然不语,还以为她已经吓傻了。 “你是哑巴?还是聋子!”慕容宇莫名的有些烦躁,这女人新婚之夜听到新郎这样说也不声不响,不哭不闹,连那端坐的身子也纹丝不动,到底是家教太好还是笨蛋一个?“谨遵王爷吩咐。

”云笙月淡淡地回道,并不理会他恶劣的口气。 慕容宇听到她清洌的声音微微一楞,见她语气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他刚刚所说的,又莫名的有些气愤,但想了想她这样平静地接受他的要求,他也没什么理由生气了,犹豫了片刻,终于一言不发地拂袖而去。 待他离开,云笙月扯去鸳鸯戏水的大红盖头,环顾了一下华丽冷清的新房无声地苦笑起来,一行清泪悄悄滑落,这泪并不是因为伤心,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无心可伤了,她只是觉得心灰如死。

新婚之夜,王爷未入洞房,之后又对王妃全不理睬,既没带她入宫见驾,也没去丞相府回门,王府中人自然全看在眼里,很快对这新进的主子冷淡起来。

云笙月足不出户,每日不是睡觉便是呆坐,对翠儿的唠叨也充耳不闻。 不过半月,翠儿这个口直心快的丫头就在厨房得罪了某人的丫环,她们两个便被贬到了这个偏僻的破旧的西风院。

天,终于大晴了几日。 吹面不寒的清风,预示着北地的寒冬即将过去。 清墨院中,有心急的春柳已微微冒出了隐约可见的嫩芽。

“王爷,别太累了,珏儿亲自炖的红枣鸡汤,您赶紧趁热喝了吧。

”书房中一名粉衣佳人柔声道。 本来埋头处理公务的慕容宇抬起头来,看着来人,一向冷峻的面上也现出一丝宠溺的笑容来,令他本来俊美的五官看起来更是耀眼,“我的伤早就好了,珏儿你不用这么辛苦煲汤了。

”“伤是好了,可王爷您每日这么操劳,也是要补的。 这汤珏儿可是用文火熬了三个时辰的。 ”“好,我马上喝。 ”慕容宇端过鸡汤大口喝了起来,汤里有些药材的味道让他微皱了一下眉头,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还是喝得干干净净。

身旁的女子满意地笑了,声音更加甜美:“王爷,天气放晴了,珏儿陪您出去走一走吧,身体才刚好了些,这样操劳再累着了可怎么好。 ”慕容宇看了看手上的公文,终于放下朱笔站起来笑道:“好吧,我也好久没听到珏儿的琴音了,咱们去临波亭坐一会儿,听珏儿弹上一曲如何?”“那当然好,小翠,快去备琴。 ”陈珏儿十分欣喜,本来只是随口一劝,近来慕容宇每日都要在这书房待上好几个时辰,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般人都不准人打扰的,她也只能偶尔送点吃的过来,对于他的公文她一直都是很自觉的回避,不敢过问的。 “走吧!”慕容宇很自然地牵起了陈珏儿的手,令她双颊绯红,既羞且喜,乖巧地跟着他向外走去,十足小鸟依人的模样。

陈珏儿是慕容宇出征得胜回朝前在边关所救的孤女,她的亲人都被叛军杀害了,余她一个逃了出来,又被军士调戏,恰被慕容宇遇见,严惩了士兵,并在她苦苦的哀求声中带上了她。 自此,陈珏儿随慕容宇进入王府,以客居的身份住了下来,陈珏儿与慕容宇同年,略大了两月,十分懂事,待人接物落落大方,且处处关心照顾慕容宇,又从不借机邀宠,从慕容宇十七岁到二十一岁,她一直陪在他身边,如亲人般的体贴照顾渐渐得到了慕容宇的信任。 慕容宇自幼丧母,在宫中其实极受冷落,寻常不擅言辞,少见笑容,十六岁出宫有了自己的府第之后,下人们对他只有敬畏不敢亲近,陈珏儿如姐如母的关怀照顾让他逐渐感受到被关爱和重视,年前一次夜宴酒醉之后,不知为何与陈珏儿有了夫妻之实。 慕容宇本想娶陈珏儿为妻,到是陈珏儿自感身份不配,再三阻止想要进宫向皇上请旨成婚的慕容宇,表示自己只求能陪在慕容宇身边,即使做个妾室也无防。 慕容宇不肯,坚持入宫请旨,但遭到皇上极力反对,因此只能纳为侧室,但陈珏儿毫不介意,而慕容宇因为亏欠却待她更好,这王府之中,除了他便是她最大了。 他本告诉陈珏儿,等她有了身孕,他便会去求得皇上同意将她扶正,结果不等她有孕,丞相半路找回来一个女儿,就这样占了正妃的位置,令他食言,歉疚因此更深,也因此极厌恶突然出现的云笙月。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景兴东剩下的日子属于咱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