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皇归临》第1章 归家

19浏览

《神皇归临》第1章 归家

乾元王朝,天枢城。 年轻人背着一柄没有剑的空剑鞘,剑鞘上刻着神秘古朴的纹路,绝非凡尘之物。 他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面颊上却有常人难见的通透淡漠,在这秋日里人来人往的街道中,格外显眼。

他步履沉稳,仔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一切对他而言,有一种既疏远又亲切的感觉。

“三千年……我在神域界已经生活了三千年。

但在这里,仅仅过去了三年而已。 天枢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着实令人欣慰。

”裴云天心念道。 尚武大陆历,三年前他外出猎兽,遇到亿万年难遇的空间风暴,不幸被卷入其中。 醒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尚武大陆,身处于传说中的神域界。

神域界中的一千年,相当于尚武大陆的一年。 所以他在神域界生活了三千年,在尚武大陆才只过去了三年而已。 它们之间的时间换算,是一千比一。 但是这点时间上的差距,同神域界与尚武大陆的诸多差距比较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在尚武大陆的传说中,神域界是一个极乐之地,尚武大陆中的武者,只有修炼至武道巅峰,才能够有破开空间壁垒、进入神域界的资格。 在人们的向往中,那里是无忧无愁的世界,武者们在此,能够极致畅快、永生不灭。

但实际上,那里是一个比尚武大陆更为残酷的地方。

弱肉强食,没有规矩王法,一切只以实力为评判。 实力弱小的人,很有可能走在大街上就被人一脚踩死了——没有原因,只因为他太弱了,强者随手一杀。 初到神域界,他就是这样一个弱者。

但好在,他凭借着自己顽强的毅力撑了下来,并且还不断地修炼提升。

历经三千年,他最终成为了一名实力数一数二的神皇。 随后他便利用自己手中的资源,找到了能够连接两个空间的穿梭天石,以一己之力,重启天石中的空间隧道,进入其中。 经过了一番隧道中的波折,他最终回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故乡。 虽然经过隧道中的空间之力,他身上的修为已经所剩无几,就连他的神皇宝剑“天恒”,也在空间隧道中遗失,但是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爹娘和妹妹,他便觉得一切都值得。 裴云天来到一处大宅院前,宅院大门口,立着两座威严的大石狮子,朱红色的匾额上,镶嵌着几个金漆大字——裴宅。

没错,这里就是裴云青的家。

三年未见了,不知道爹娘和妹妹是否安好。 近乡情更怯,裴云青反而没有立刻推门而入。

他在外面站立片刻,这才推开裴家的大门。 正在打扫甬道的几个家仆面生得很,并不知道来者是谁。 “劳烦你们去帮我叫下家主。 ”裴云天道。 不知为何,他们虽然不认识这个年轻人,但是他通身的气度,让人见了便有一种想要臣服之感。 几个家仆甚至于都没有盘问这人为何贸然闯入,便紧赶着去办了。

片刻后,一个一身青缎衣衫,容貌威严的中年人来到门口。 “大伯?”裴云天很惊讶。

他说让人去叫家主,自然是叫自己的父亲。

他是想要给父亲一个惊喜,这才装作外客。 没想到,来的人竟然是他大伯?“大伯,我父亲呢?”裴云天问。

“哎……此事说来话长啊”,裴振旗也很惊讶:“天儿,你怎么……回来了?这三年来,你究竟去哪儿了?”裴云天道:“当日猎兽,我误入一帮匪徒的陷阱,被困在他们的山洞里做了几年苦力。

”这是他事先想好的说辞,一是免于有大灾祸让家人担心;二是便于解释自己这不进反退的修为。 三年前他离家时,修为是灵脉境五阶,如今他所剩的修为,只能堪堪称得上筑基境一阶,是武者的入门阶段。

不过,凭借他在神域界的修为,他相信,他的实力恢复不会很慢。

“原来如此”,大伯问道:“天儿,那么你现在的修为如何?”裴云天说了筑基境一阶之语,大伯眼中满是慈爱心疼,许是不想让引起他的难过,故作平静地道:“能回来就是好的,只要用心修炼,你的实力一定会很快恢复。

”“我会的,大伯。

”裴云天道。 他说得十分笃定,给人一种莫名的信服力。 在同大伯的交谈中,裴云天了解到,现在裴家的家主的确是他大伯,而他的爹娘和妹妹,现在都不在家中。 裴云天不由得面色一暗,问道:“他们怎么会忽然不在家中?父亲身为家主,是不可能擅自离家的,更何况还带着妻女一起?”最主要的是,父亲向来极为爱重自己,他不相信父亲在没有找到他的情况下,会离开裴家。

“哎……”大伯叹道:“这一切,还要从你妹妹说起。

一年前,月儿的寒症忽然不治而愈,而且她的实力也一夕之间突飞猛进,竟然从星脉一阶,晋升到了月路五阶,成为咱们天枢城的第一高手。

这件事情,不仅震动了天枢城,更是震动了整个乾元王朝……”“原本我们以为,裴家会在月儿的光耀下,实现中兴。 可是不久,你爹娘和妹妹,竟然也发生了同你一样的情况。

他们一夕之间消失了,遍寻不见。

只不过,他们消失时,留下了一块神秘的腰牌。

”大伯说着,将一块黑色的腰牌,递给裴云天。

裴云天一眼便认出了,这块腰牌的制作材料,是“地心圣石”,这是一种陨石,来自于亿万米深的地心。

长期佩戴由此物制作而成的配饰,有静心凝神的功效,可以有效地防止人走火入魔。 “神……剑?”在黑色陨石的正反面,裴云天看到了这两个字。 “难道是神剑山?”裴云天立刻想到了这样一个强大的势力。

“你也知道神剑山?”大伯眼中现出意外的神色,道:“当时我把腰牌给太上长老看,他也如此说。 ”“太上长老言”,裴镇旗继续道:“当时月儿的事情闹得沸沸洋洋,许是神剑山听说了此事,便要将采儿收入门下,你父母则是跟去照顾她的生活起居了——不过,这只是一个猜测。

”。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陈寿根:提升质量,制度与文化变革要同步 职业教育诊改网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