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东南飞》我的爱情故事

70浏览

《孔雀东南飞》我的爱情故事

  兔子喵喵    辛卯兔年末,江南某司小工李孝伟女友刘氏,为其母所逼,自誓分开亦不嫁。 而后其家介绍一男,乃动摇…孝伟闻之,暗自落泪,日日伤之…为诗云尔。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大一便相识,大二即相爱,大三同工作,大四共生活,业毕似夫妻,心中常甜蜜。

上班时间同,朝朝又夕夕。     同眠到天亮,其间君做饭,饭菜是煎蛋,君饭总在前,首个容易烂。 旭饭总在后,菜里少放盐。

各忙各的事,忙完同时间,骑车站点冲。 车走仍想追,感觉似别离。 待到下班时,一同把家还。

骑着小单车,后面坐着你,欢声又笑语,豪车身边过,宝马与奥迪,没有嫉妒恨,一同去赏析,未来的我们,同样也可以!    转眼春节到,回去见旭母。 人走母不悦,父兄不作声,阿母终开口:“听妈一句劝,这孩实难行”。

阿女默无声,以手掩口啼,泪落便如雨。 早早回屋去,躺下怎能眠。 阿伟问何状,嗟叹使心伤…    鸡鸣旭不起,阿母气区区。

阿爹虽不语,心中也唏嘘。

阿嫂大怒气:“若要应此人,我便把家离。

”不知干何事,如此这般逼!除夕电话起,只听旭痛哭,泣声不成语。 阿伟安慰告:“真的没关系”。     初一天未亮,父母上楼来,举言问阿伟,阿伟坏脾气,父母默无声,悄悄下楼去。

未见母哭泣,却见眼睛红,不因失儿媳,早已当闺女。 本是孩的事,父母受牵连,阿伟心甚痛,甚是对不起,    初二去舅家,旭舅是大仙,能以神占卜,阿母具此事,望求探未知。

焚拜天上人,阿舅胡乱词,旭东泣向问,不知是何意,阿舅蔑相告:“明知是火坑,还要往里跳”。

    阿女谓孝伟,阿伟不信命,心中怒气盛!为了安慰旭,同母去算命,拜了数几户,具曰天无神,过了十六后,仙乃天上归。     初三阿姑来,谈及这等事,阿母苦笑曰:“旭东的姊妹,个个好夫婿,他们若一起,像是啥景气”。

阿姑叹息言:“为了那样孩,耽搁这几年,甚是太可惜”。 阿女听便怒:“我而他亦然,何来耽误言。 ”阿爹开尊口:“那孩长的丑,此事就此罢,嫌亏我赔钱。 ”阿女火又燃:“就你有破钱”。 阿旭是孝女,说出这种语,只是一时气。

    一月找料齐,二月出产品,三月超国内,四月赶欧美,阿伟哪里差,此言是何意。

    渐渐到归期,深怕不让去,阿伟谓阿旭:“暂且答应母,与我作诀别”。

阿伟得此事,深知亲爱旭,受了大委屈,没有过好年,去了好补还。     鸡鸣外欲曙,孝伟便起床,匆忙吃过饭,便往县里赶,觉是好久别,今日要相见,西街买牛肉,东街买烧鸡,皆是通许最,全是为了旭。     汽车欲进站,怅然遥相望。

对面站故人,穿梭车隔挡,恨不飞过去,怎奈无翅膀。     归去火车上,几日所有事,句句又来详,谈笑依如故,好似梦一场,阿伟心中想,回到昆山日,幸福又开始,即便是上天,依然难阻止!    生活坎坷多,祸果不单行,待到上班时,转眼丢工作,一边跑医院,一边人才场,心情多惆怅,谁人能体谅。

跑了半个月,终出坏结果,半年无工作。 而立之年前,能有几半年,心中太不甘,痛苦又悲催。     人若不丧气,总会有机遇,半月俩工作,一个大公司,一个小厂所。

大的做涂料,干净又大气,人文素质高。

小的在城北,简陋又渺小。     若进大公司,只能周末聚,旭东她一人,怎么能可以。 进入小公司,依然可朝夕。

这还用考虑,大的我放弃!    生活渐安稳,前段发生事,阿伟似忘记,一日正晚饭,电话忽响起,旭嫂谓阿女:“尉氏尔姨夫,介绍一鼠男,汝之的号码,可否告知去?”    阿女应此事,阿伟泣无语。

阿女谓孝伟:“卿当勿伤心,我不相从许”。 未过几分钟,电话响又起,电是某男打,阿女出门接,久久未归来,阿伟多煎熬,谁人能知晓。

    阿伟爱阿女,克制坏情绪,电话一响起,阿伟又怒气。 一日复一日,天天亦如此。 转眼到五一,阿女他姨夫,日日似狗急,天天两边催,不太合常理。

阿女和鼠男,相约要回去。

阿伟谓阿女:“恋爱了四年,再给半年期,因为有爱情,半年或奇迹。 ”阿女低头语:“半年又如何?”一向甚自信,遇到这等事,鼠男无脾气,外加这亲戚,阿伟实不敌,蓦然心哭泣。     车站送走旭,看着楼林立,骤然泪如雨,一个小蚁族,这般的结局…    回去空荡荡,夜晚甚孤寂。 愁苦无处谈,苦闷找谁语。

看着曾经物,内心似汤煮。

看到旭短信,又是对不起,撕心又裂肺,阿伟抱头泣。

    阿伟很坚强,但是过不去,白日突哭泣,夜晚梦惊醒,失恋如此痛,没有经历过,怎么能会懂。 多谢失恋人,生活得继续,一切终会过,现实很实际,努力且进取,兴旺发达日,或许才可能,爱情的甜蜜。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西班牙留学生活费清单(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