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五回 柳生的下落沧狼行最新章节

138浏览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回 柳生的下落沧狼行最新章节

而解珍那无头的尸身,脖颈处鲜血狂喷着,仍然冲向了楚天舒,被他飞出一脚,正中腰间,踢得横飞出去,直到两丈多外,重重地扑在了烟尘之中,再也不能扭动一下,而那颗脑袋也正好落在了他的尸身边上,双眼圆睁,面目狰狞,脸上写满了悔恨与不甘。

楚天舒冷笑一声,一抖剑身,几缕血线从干将剑上的血槽中,一震而落,仍然是明晃晃地如一池秋水,没入了他的袖中剑鞘里。

屈彩凤的眉头一皱:“好狠的老贼,这个叛徒这样帮你,你居然过河拆桥,直接取了他的性命。 ”楚天舒摇了摇头:“那是他自己作死,听说了弟弟的死讯之后,就发疯了似地要攻击我,哼,解宝在知道了他哥哥是卧底后,自己发狂地乱跑,见人就打,老夫不过是助他早点解脱罢了,就算老夫不出手,他也迟早会力尽而亡,到时候全身血脉暴裂,五脏尽碎,死得要惨上十倍呢。 ”屈彩凤咬了咬牙:“可怜了解宝兄弟,铁铮铮一条好汉,却给自己的亲哥哥出卖,都是你们这些奸人,才把他们这样逼上了绝路,陆炳,你的那个青山绿水计划,害死了多少人?连你女儿凤舞也是受害者,为什么你还是不肯停手!”陆炳淡淡地说道:“本官是朝廷的官员,自然要为皇上,为朝廷分忧,青山绿水计划既然开始了,就不会停下,每一个计划中的成员,都是要随时为朝廷,为皇上献出生命,这是他们当初加入时就立下的誓言,就算本官把烈豹转给了楚帮主,这个契约仍然要执行,没有什么不对的。

”屈彩凤冷笑道:“活该你这种人死女儿,还真的是冷血无情。 六亲不认。

”陆炳的脸上肌肉跳了跳,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凤舞的死,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给屈彩凤这样一通骂,他竟然无法开口反驳,只能沉默不语。

楚天舒哈哈一笑,接过了话头:“陆大人,这贼婆娘的话。 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她不过是气急败坏下乱咬人罢了,这个烈豹反正已经完成了他的职责,也没啥利用价值了,就此送他与他弟弟团聚,也是桩好事,陆大人不必介怀。 ”陆炳没好气地说道:“死的反正不是你培养多年的手下,你当然不心疼。

楚帮主,虽然这人本官是依了皇命借给了你,但你这样说杀就杀。

本官的损失,就这么不管了吗?”楚天舒笑道:“陆大人,勿急勿虑,这回你帮了我大忙,连给这些巫山派贼人吃下的软骨散,也是你给我的,一个烈豹的损失不算什么,楚某以后一定会十倍回报的。 ”陆炳冷笑一声,抱臂而立,不再看楚天舒一眼。 屈彩凤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这么多巫山派弟子,连反抗都没有,就这样尽数被害,原来是内奸早早地下了迷药所致。

她恨恨地说道:“真是个狗贼,死有余辜!”说到这里,她突然心一沉,追问道,“柳生雄霸现在又在哪里?难道他也落入了你们这些贼人的手中吗?”楚天舒冷冷地说道:“你是说那个东洋人吗?这家伙倒是很警觉,根本不吃山寨里的东西。 可是他也不是神仙,救不了这山寨中的人,我们一涌而上,他也不是对手,最后被我刺中一剑,逃下山去了。 ”听到这里,屈彩凤的心中稍安,柳生雄霸的武功之高,比起李沧行也是不遑多让,这点她是很清楚的,即使是楚天舒,平常状态下跟他摆开来打,也是胜负难料,若不是柳生雄霸急着要突围报信,也不会中剑而逃,或者说,也许拼上受一剑,以换取逃跑的机会,正是柳生雄霸有意为之呢,也不知道这会儿他现在人在何处,有没有杀出重围。 想到这里,屈彩凤沉声道:“楚天舒,你两次灭我巫山派,本来上次你毁我总舵,杀我数万兄弟,我就恨不得将你食肉寝皮,若不是沧行以大局为重,几次劝我不得向你出手,老娘回中原就会跟你拼了。 可你却依然不依不饶,这回又下了这么重的毒手,我屈彩凤发誓,天涯海角,只要有一口气在,也必取你人头,以祭奠我巫山派万千兄弟的冤魂!”楚天舒哈哈一笑:“屈彩凤,我真的挺佩服你的这股子浑劲,哪怕走投无路了,也是要装凶斗狠,嘴上不输,现在你巫山派就剩你一个人了,你哪来的自信向我复仇?如果我是你,我就要考虑今天如何能逃出去,而不是在这里说大话,占口舌之利。 ”屈彩凤的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身,双眼圆睁,厉声道:“楚天舒,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有这么多帮众保着你,护着你,老娘就没办法杀你了?你是不是以为你靠着那天蚕剑法,就可以无敌天下了?你是不是以为你靠着皇帝的庇护,以后藏身大内,老娘就不会找你报仇了?”楚天舒的嘴角边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看来你什么都知道了啊,李沧行还是把我的身份告诉了自己的女人,哼,我就知道。 也罢,屈彩凤,今天老夫心情不错,就给你个机会,不用其他手下帮忙,跟你单打独斗,你若是胜过了我,那我楚天舒这颗人头就是你的,过了这一次,只怕你的男人就再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哦,因为他最清楚,你要找我报仇,是有死无生!”屈彩凤不怒反笑:“楚天舒,你还真的不知道一句古话,士别三日,该当刮目相看,是不是在你眼里,我屈彩凤永远只是个头脑简单的女人,武功永远也不可能有所突破,一辈子都要受你所制?”楚天舒冷笑道:“看你这样子,怕是在那个什么劳什子古墓里得到了什么奇遇,难怪信心满满,敢向老夫挑战。

老夫也很好奇,你究竟能厉害到了何种程度,可不要说老夫没给过你机会哦!”屈彩凤的笑容在脸上凝固,眼中杀气一闪:“很好,楚天舒,那你我就以命为赌,大战一场吧!”。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妊娠期糖尿病的孕妇怎么吃水果更安全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