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作文:我与福贵的一次奇遇

150浏览

高一作文:我与福贵的一次奇遇

高一作文:我与福贵的一次奇遇  文/周凌  遇福贵的时候,他已经是个,边上有个年幼的,挥着小小的镰刀割稻子。

日头很毒,两个人都汗流浃背,但田野间竟有欢笑。

  生得乖,一如书中写的,像凤霞一样灵,我他就是根无父无母,因吃豆子被而是噎没了命的。

福贵唯一还活在世上的。

他、机灵,又。

在我对福贵说千万不要让根生了病还来干农活,也别给他煮太多豆子时瞪大了双眼,根昂起头应我,他不帮福贵干活,田里包产到户分配下来的田活,谁来做呢?一言把我所有说辞堵得。

  不过也许是已经了太多这样的奇遇,福贵割稻子的动作不停,头也不抬:上一个人叫我别让凤霞生,再上一个提醒我,别让有庆去献血。

可是凤霞不生,根就没了;有庆不献血,也还是倒在去的了。   洒下来的光,在麦子上打出一浪一浪飘渺的光影。 福贵眯起眼,抬起袖子抹了抹汗:根,干活呀,割完你就去。 有庆在磕了一跤,只是一只其他落下的鞋,那只鞋的正是要去献血。

他的话头就此收住,平稳的叙述像在讲的。

  但我看见他脸上、边上,在中闪着一点隐约难见的泪。   我问他:福贵,你命了吗?  他答:那是天的事,和根没,你刚才不是叫我别给根煮豆子吃吗?我一定是老昏了头了,他是不是也死了?  根竖着耳朵听我回答的,让里发酸,像揉进一团棉花似的堵着,我不敢去想,在一次又一次奇遇之后,在已经提前会有不好的发生之后,福贵会怎样去的戏弄和这无论做什么都无法避开的既定。 猝不及防和早有预料,哪个会更?我不,所以我只是轻轻摸了摸根的头:不,你们都,只是那个豆子吃了……会生病。

  根笑起来:我,福贵要给我煮巴豆。   福贵啐了一口:你想的好!  逐渐沉没到田间的照亮他们的笑声,融进金灿稻田里,分不清究竟是的谷物,还是将颓的余晖了。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我们总是太容易被陌生人感动,而对亲密的人过于苛责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