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帮朋友一把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99浏览

第三百八十章 帮朋友一把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春去夏来。 林延潮授官已满三个月,至于观政进士三个月的见习期也已是过了,马上就要正式授官了。

话说虽说新科进士是老虎班,属于遇缺即用的官员,科举出身视为清流正途。 但是不过进士授官后,到何等衙门也是一门技术含量很高的事。 授官的事下来,有人欢喜有人愁。

这一天林延潮与林世璧,卢义诚一并在南熏坊的望月楼喝酒,庆贺他们授官之事。 林世璧运气不太好,被发配到云南,授了通海县知县,属于三甲进士里的下下签,至于卢义诚可是授予了行人司行人,可以留京属于三甲进士里的上上签。

林延潮作了东,在望月楼选了一个雅间,与二人把酒。

卢义诚一脸高兴,感激地向林延潮敬酒道:“若非当初在恩荣宴时,宗海你向太宰引荐在下,在下焉有授京官之日,宗海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林延潮连忙道:“卢兄,此言太过了,此非我的功劳,而是卢兄自己的机运啊!”卢义诚感激道:“宗海太谦让了,今日无论如何都要让小弟为你把壶,,先自饮三杯为敬。

”说完卢义诚也就连饮了三杯。 林延潮见卢义诚如何也是无可奈何。 中书舍人与行人司行人二官,有台所之望,最为清秩,并当时人并称为中行。 中书舍人不用说了,自朱元璋废掉中书省后,中书舍人的衙门就设在内府。

后属于内阁之下,办公地点就在文渊阁的西房,而轮值翰林则在文渊阁的东房,这待遇简直就与翰林一样了。

行人司,则是奉天子之命出使四方,负责传旨、册封,慰问、赈济,赏赐。 非王命不行,那十分威风啊,就等于是半个钦差大臣啊!也难怪卢义诚对林延潮感激不已了。 全程倒是林世璧黑着张脸,卢义诚安慰林世璧道:“天瑞兄。 你还不算最惨了,最惨是臧晋叔,晋叔兄。

”二人奇道:‘为何?’卢义诚笑着道:“我也是刚刚听来的消息,晋叔兄与我们同科,原本礼部试第三十六、廷试差了一些。 只有三甲八十八,晋叔兄听说与前首辅徐华亭有久,与首辅也有亲戚关系,故而吏部照顾他为江陵县知县。

”林世璧冷笑道:“坐了江陵县知县,也是攀上了当今首辅,这真是好差事啊!”卢义诚笑着道:“可是这晋叔兄不愿去啊,与吏部说宁死不给阁老府上当父母官,请调南直隶任学官!结果因此惹怒了张江陵,他出手整治晋叔兄,说你不愿意当知县要当学官。 好就让你去荆州府学任教授。

”三人听了一并大笑,这臧懋循,臧晋叔逃得了初一,结果逃不了十五,是免了去江陵县当知县,但还是逃不了去江陵县。 因为荆州府的首县是江陵县,府学自也设在江陵县,到头来还是要与阁老府上面对面。 林世璧道:“张江陵早晚不得人心矣!我虽去云南当官,但也可自比当年被贬云南之阳明公。 ”卢义诚对林世璧道:“天瑞兄,你若是要历练。 去边远之地,固然是好,但你闲云野鹤惯了,作了正印官却不和你的性子。

”林世璧不屑道:“若是可以。 吾也想如你这般为行人司行人啊,整日出使四方,顿顿被人好酒好肉招待的,但是吏部那帮人就是不给你好日子过啊。 ”卢义诚道:“在京也有办法,不过三甲进士可授八品,你强留在此却只能为正九品京兆博士了。 等于降了两级。

”林延潮笑着道。 也有在京却不降品的方法。 二人都是奇道,宗海不要藏拙,速速说来。 林延潮笑了笑道,我也是从翰院同僚闲谈得知,不过此京非彼京。

两人恍然道,是,留都啊。 林延潮道,不错,你向朝廷请至留都仕官,朝廷一般会任你为太常寺博士如此官制,给正八品。 只是留都清闲啊!林世璧朗声哈哈一笑道,不就是印床高阁网尘纱,日听喧蜂两度衙。

越清闲越好,吾非有心仕途之人,金陵的风花雪月,文人荟萃,平日诗词唱和,作书中蠹鱼,正合吾意。

林延潮见林世璧如此心道,不由一笑。 明朝当官有很多种当法,有人追求仕途,有人专门敛财,也有人混日子。 不过混日子也要看你什么职位啊,北京六部肯定是没办法的,甚至连翰林院都有一大堆破事等着你。

唯有南京六部九卿衙门,那才是真正混日子官僚,以及朝廷官员的养老圣地啊。

当然对于那些有理想有追求的官员,去南京基本就等于退居二线,时刻准备致仕了。 但对于林世璧这样一开始就打算混日子的官员,留都衙门简直就是专门为他们而设的,升不升官无所谓。 理想贴近于实际,简直就是幸福人生啊。

这也是林延潮上一世在清水衙门浑浑噩噩过日子的状态的!最怕就是理想不贴近现实,自己觉得有胸怀安邦定国之能,但却能力稀松的人。

卢义诚道,留都离家乡也近,若是天瑞兄要还乡省亲,也是比我等身在北地之人方便啊!说到这里连卢义诚也是羡慕起林世璧来。 林延潮道:“不过此事需拜会一下文选司的卢铨曹。

此虽是私乞,却不妨公事,何况卢铨曹还是我们老乡呢。

”当下三人酒兴而散,林延潮准备在替林世璧调动上帮他一把,于是次日在翰林院请了个假,与林世璧一并直接去吏部文选司找卢维祯帮林世璧的忙。 卢维祯见了林延潮丝毫没有其他人求见上门时的冷淡,一口一个老弟。

林延潮将林世璧的要求一说,卢维祯也是思考了一下就答允了。 对他而言将这个面子卖给林延潮是完全值得的。

一来三人是同乡,二来林延潮乃是堂堂翰林,现在前途无量,二十年后就算不能入阁,至少也是光学士,礼部或吏部侍郎这样。 这个买卖对卢维祯来说合算,将来卢维祯的子孙们总有求着林延潮的一日。

对于卢维祯而言,这是举手之劳,不过对于林世璧而言就帮了他大忙了。

帮林世璧办妥了此事后,林延潮也算松了口气,总算帮上朋友了。 (未完待续。 )。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致我们渐渐老去的父母 父母老了我心酸了句子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