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130浏览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包藏祸心洛清歌看着她殷切的眼眸,终于微微点了点头。 灼华是个本分的姑娘,若加以引导,应该不会误入歧途的。

只是,倾慕真可恶!出的什么馊主意!洛清歌义愤填膺的,她望向墨子烨,“相公,我们走吧。

”她想知道,墨子烨为何不许她去找倾慕对质。 出了房门,洛清歌压低声音问:“你为何不让我去找倾慕问个清楚?他怎么能误人子弟呢?好好的姑娘都被他带坏了!”墨子烨瞧着某丫头气愤的模样,轻笑着:“你就这么沉不住气?”“女人碰上这种事要是能沉住气才怪!”墨子烨摇了摇头,“真是个火爆的丫头。

你以为,倾慕为何无缘无故帮灼华出主意?”洛清歌倏然怔了一下,这不是明摆着呢吗?难道还有别的原因?“凡事不能只看表面……”墨子烨眼眸闪过一丝凌厉的神色,“我决不允许有人在我的背后搞小动作。 ”“难道,你觉得他别有用心?”墨子烨轻轻点了点头。

“怎么会呢?”洛清歌甚是疑惑。 “如果你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目的,不妨明天逼他一逼……”“怎么逼?”洛清歌凝眉瞧着墨子烨,“他还请我帮他下聘呢!”墨子烨淡淡轻笑,“这件事不弄清楚,你还敢把他留在身边吗?”洛清歌摇了摇头。 “如果他包藏祸心,谁能留?只是,他一直在炎月族,在那个与世隔绝、远离是非的地方,他为何会包藏祸心?相公,你是不是想多了?他可能就是帮灼华,不会有别的目的吧?”“不是我小人之心,丫头,有些事……不得不防。 ”洛清歌微微拧紧了眉头,暗中思量。

进了房间,墨子烨问道:“那个灼华,你还打算留在身边?”洛清歌怔了一下,“相公,灼华是个本分的孩子,若不是倾慕在里面误导,她一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而且……她对你并没有非分之想。 ”墨子烨没有说话。 “相公……”墨子烨缓缓抬眸,望着她,“日久见人心吧。

”他说着,揽住了洛清歌的肩膀,“只希望你的好心能够得到好报。

”“谢谢老公体谅我。

”洛清歌顺势窝进了墨子烨的怀里。

两个人躺倒在床上,一番缠|绵,自不必说。 再说宫里,墨子序正在宴请太后及景翠兰。

席间,皇上看了看景翠兰,眉头微微收敛,试探着问:“母后,儿臣有一事相求,不知您可否应允?”“什么事?”太后放下筷子,狐疑地问。 “儿臣……儿臣想纳妃……”一旁的虞秋霞蓦地看向了墨子序,唇角动了动。 皇上想纳妃,她竟然不知道……“哦?”太后微眯起眼眸,显得有些兴奋,“这是好事啊!”“母后,您先听儿臣说完。 ”皇上暗暗地提了一口气,有些为难地说着:“儿臣对翠兰一见倾心,儿臣想……想纳翠兰为妃。

”他说着,一双眸光带着几分期许的味道。

虞秋霞顿时咬了咬牙,暗暗嗤鼻。 “你想纳翠兰为妃?”太后怔了一下,回头看了看景翠兰。

“是的,母后,儿臣觉得翠兰懂事、体贴,所以想纳她为妃。

”“可是……”太后微微蹙眉,为难地说着:“翠兰与子烨早有婚约,这如何是好?”“母后,您别忘了,景翠兰已死,她既然隐姓埋名了这么多年,为何不继续隐姓埋名,偏要引起别人的注意呢?”太后顿时愕然了。

似乎,皇儿说的有道理,她有点茅塞顿开。 太后带着一抹欣喜,看向了景翠兰。 “翠兰,你皇兄亦是哀家的骄傲,既然他喜欢你,那你什么态度呢?”景翠兰低着头,暗暗地绞着帕子。 呵呵,真是好笑,墨子烨不愿意娶她,就换墨子序吗?先不说这墨子序一把年纪了,就是容貌气度,与墨子烨那也是没法比。

还有,他们就想让自己一辈子隐姓埋名下去吗?这些人,好自私。

“翠兰,你怎么不说话?”太后温柔地问。

“姨母,请容翠兰考虑考虑。

”景翠兰冲着墨子序微微点了点头,起身道:“翠兰有些不舒服,先行告退了。

”她施施然行了礼,匆匆离席了。 这时候,虞秋霞也站起了身,冲着太后道:“母后,臣妾回去陪小皇子了。 ”说着话,她也走了,然而那后背,却透出一股冰冷之意。 墨子序暗暗头疼,可以预见,未来几天他都没有好日子过了。

应该早点跟秋霞说的……“子序,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想要纳翠兰为妃?”太后的问话,拉回了墨子序的思绪,他点了点头。 “母后,这件事,还请母后从旁协助。 ”太后微微凝眉,“你已经见过子烨了?”皇上顿时看向了太后,眼底闪过一丝讶然。

“你不说哀家也知道。 ”太后轻叹了一声,“是子烨出的主意吧?”皇上顿时哑口无言了。

知子莫若母,他们两兄弟的心思,怎么能逃得过母后的法眼呢?“哀家知道,这件事让子烨为难了,可是哀家就只有这么一个外甥女,你姨母一脉唯一的孩子,哀家怎么忍心逼她?”“母后,让她跟了儿臣,留在后宫,陪在您身边不是很好吗?您知道,子烨他必定不会在北梁长住,难道你想看到翠兰跟着他们背井离乡吗?”太后沉默了。 “母后,把翠兰留在宫里,是给她最好的归宿。

”太后想了想,“好吧,哀家去看看翠兰的意思。

”于是,太后站起身,去了景翠兰的寝殿。 “太后驾到!”一声高喝,让景翠兰正在撕花瓣的动作顿了一下。

她连忙起身,还没等示意宫女收拾呢,太后已经进来了。 “姨母!”景翠兰显得有些慌乱。

太后笑了笑,眼眸瞬间扫到了满地的残花,脸色微微沉了沉。

“姨母,这么晚了,怎么敢劳驾您来看我?翠兰真是心有不安。 ”太后淡淡地笑了下,轻轻握住了景翠兰的手,“翠兰,你是哀家的外甥女,哀家拿你当自己的女儿,若有什么不痛快的,就跟哀家说出来,哀家不会勉强你做不喜欢的事。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