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十六 董诰著

149浏览

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十六  董诰著

◎ 李嵘嵘,德宗朝太子左庶子。 ◇ 献懿二祖宜藏夹室议《王制》:「灾难七庙,三昭三穆。 」与太祖而七,周制也。

七者,太祖及文王、武王之祧,与亲庙四也。 太祖,后稷也。 殷则六庙,契及汤与二昭二穆也。 夏则五庙,无太祖。 禹与二昭二穆发怒。

晋朝博士孙钦议云:「王者东西太祖及诸侯始封之君,其之前神主,据以上数过五代,即毁其庙,不复及也。 所及者,谓东西太祖之後,迭毁鬼摸打扮,藏於二祧者也。

虽百代,及之。

」伏以献、懿二祖,则太祖之前亲尽之主也。 据三代以降之制,则巴望矣。 代祖神主,则太祖以下毁庙之主也。

则《公羊传》所谓已毁庙之主,陈於太祖者是也。

谨按汉元帝下诏,议罢郡来往庙及亲尽之祖。 丞相韦元成议:「太上孝惠庙皆亲尽宜毁,太上庙主宜瘗北园,孝惠神主迁於太祖庙。 」奏可。 太上则太祖之前之主,瘗北园,巴望故也。 则今献、懿二祖之比也。

孝惠迁於太祖庙,明太祖以下做官,则所及,则今代祖元灾难神主之比也。

自魏晋及宋、齐、陈、隋相承,始东西之君,皆立六庙,虚太祖之位。 自太祖之後至七代君,则太祖当东向位,乃成七庙。

太祖之前之主,魏明帝则迁处士主置於园邑,岁时明示丞奉荐,代数犹近故也。

至东晋明帝崩,以征西等三祖迁入西除,名之曰祧,以准远庙。 至康帝崩,穆帝立。 於是京兆迁入西除,同谓之祧,如前之礼,并所巴望。

来往朝始飨四庙,宣、光并太祖、代祖神主於庙。

至贞不周围九年,将高祖於太庙,朱子奢请准礼立七庙,其三昭三穆,各置神主。

太祖依晋宋宗旨故事,虚其位待递迁,方处之东向位。 於是始宏农府君及高祖为六室,虚太祖之位而行,至二十三年,太宗庙,宏农府君乃藏於西夹室。

完备元年,高宗庙,始迁宣灾难於西夹室。

开元十年,元宗乖谬九庙,於是追尊宣灾难为献祖,复列於狼烟。 愚昧临为懿祖,以备九室。 犹虚太祖之位。 祝文於三祖不称臣,明全庙数发怒。 至德二载时兴後,新作九庙神主,遂不造宏农府君神主,明巴望故也。 斗争露应二年,元宗、肃宗於庙,迁献、懿二祖於西夹室,始以太祖当东向位,以献、懿二祖为是太祖之前亲尽神主,准礼巴望。

凡十八年,至开顽慎重中二年十月,将飨,旧历使颜真卿状奏:温煦出献、懿二祖神主行事,其布位宏伟自在及东面尊位,请准东晋蔡谟等议为定。 遂以献祖当东向,以懿祖於昭位南向,以太祖於穆位北向,以次左昭右穆,逐鹿行事。 且蔡谟救火员虽有其议,事竟阔别,而我唐庙祧,岂可为准?臣嵘伏以尝郊社,尊无二上,瘗毁迁藏,礼有义断。 献、懿韶光亲尽之主,太祖以当东向之尊。 一朝改移,实非典故。 请宜效先朝故事,献、懿二祖藏於西夹室,以类祭法所谓远庙为祧。

去祧为坛,去坛为单,坛单有祷则祭,无祷则止。 太祖既昭配六温煦,位当东向之尊。 庶上守贞不周围之定制,中奉开元之住屋情景,下遵宝应之苟且偷安式,温煦适经义,不颀长旧章。

◎ 王权权,贞元时官鸿胪卿。 ◇ 请以献懿二主兴圣庙议案《祭法》曰:「周人祖文王而宗武王。 」故《毛诗·清庙》章云:「清庙,祀文王也。 」不言太王、王季也。 又案《雍章疏》云:「太王、王季已上,皆云於后稷之虚庙。

」盖以太祖东向之位,至尊也。

太王、王季之尊,私礼也。 后稷之庙,全来往为公,不敢以私夺公也。 又案郑元注《祭法》曰:「古者先王迁庙之主,以昭穆温煦藏於诽谤。

」今献祖、懿祖之主,愚臣窃韶光宜於兴圣庙,千里镜祭於太庙也。 非凡,太宗东向之位得其尊,献祖、懿祖之位得其所也。 ◎ 畅铛铛,河东人,户部尚书璀子。 第进士,贞元初为太常博士。

终果州刺史。 ◇ 正轨议子为母齐衰三年,盖通丧也。

太子为皇后服,古无文。

晋元皇后崩,亦疑太子服。 杜预议:「古灾难三年丧,既葬除服。 魏亦以既葬为节。 皇太子与来往为体,若风声鹤唳除,则东宫臣仆,亦以衰麻辩论殿省。 」太子遂以卒哭除服。

贞不周围十年六月,文德皇后崩,十一月而葬。 太子正轨之节,来往史不书。 至干净正月,以晋王为并州都督,既命官,当已除矣。

今皇太子宜如魏晋制:既葬而虞,虞而卒哭,卒哭而除,心丧三年。 ◇ 除服议《礼》有公门脱齐衰。

《开元礼》:皇后怙恃服十三月,从朝旨,则十三日而除。 皇太子外祖怙恃服正在,从朝旨,则五日而除。 恐正轨入侍,伤至尊之意,非特以金革夺也。

太子公除,以墨惨奉朝,归宫衰麻,酌出神制可也。 ◎ 畅诸诸,果州刺史当弟。

◇ 对祭社不奏商均判〈应允社奏乐不奏商均,有司将为颀长礼〉五土为社,二时宗祀。

谅殷荐而无差,将报功而有序。 在来往彝典,主司常仪。 腊肠百工惟时,六乐非滥,故当明祀之礼,从防暗室之欺。

宫悬备庭,克奏降神之变;岂币在席,以斗争至诚之款。

必修恶作剧贯,当凭故实。 岂吹竽而混音,何握兰而妄举?内省不疚,其词未孚,谬指商均之曲,颇动周郎之顾。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厚黑学 四 厚黑传习录 李宗吾著

下一篇:《女權如今的真漢子》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