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红衣女阴差

45浏览

恐怖故事——红衣女阴差

我是一个女鬼,因祖上积有阴德,死后,在判官老爷那里谋了一份小差事。

从此,做着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阴活。

又因我死的时候,身着红衣,死后,那身红衣怎么也脱不掉。

阴间的人都叫我红衣女阴差,而在阳间,因为我没有名头,身份低微,人们都叫我红衣女鬼。 今晚,我奉判官老爷的阴旨,去抓一个枉死的女鬼。

夜,充满死亡的气息!一块横睡的石碑下,一簇簇野草,一株株山花,扭曲着身子,探着头,享受着雨露的恩泽。 一道闪电,把漆黑的夜撕碎,一声巨雷响起,一把石斧从天而降,把那块横睡的石碑击碎。

一颗美丽的人头探出地面,机械般地扭动着,看看这儿,又看看那儿。

不用看了,快跟我走!这美丽的人间,早已不再属于你!一个满身红的女人,如同一个鲜嫩的胡萝卜,被我硬生生从土里拔出来。 干阴活已有一段时间,我得出一个有趣的结论:枉死的女人,几乎都喜欢穿红衣!这个女鬼,叫雨辰。 她很普通,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 但是,她与那身红衣搭在一起,就显得美艳无比。

似乎,她的整个人都是为这身红衣而存在!在她面前,我这个真正的红衣女鬼,显得有点惨不忍睹!先简单说说雨辰是怎么枉死的。 时光的车轮,往后旋转!那是一个美丽的夜晚,星星眨着眼睛,月亮笑弯了腰。 一个满身红的女孩子,漫步在一条寂寞的大街。

一辆遮住牌照的黑色面包车,飞一般朝红衣女孩驶去。 车门开了,那个女孩被一只魔鬼般的手,扯进车里。

之后,那辆黑色的面包车绝尘而去。

从此,那个身着红衣的女孩就失踪了,那女孩就是雨辰。 几天后,凶犯自首。 那凶手叫龙唐,自称是雨辰的男友。

龙唐交代,杀死雨辰,只因深爱着她。

他们相恋两年,没有一件事,没有一秒钟,他不依着她。

他那么爱她,雨辰为什么还要抛弃他。 龙唐还说,明知已无法再挽回雨辰的芳心,他唯有将雨辰的心掏走,才能再次得到她的芳心。 这是雨辰生前的事,至于其中的恩恩怨怨,那自有阳间的人管。 我管的,是她阴间的事。 我带着雨辰坠入地府,只听她哭哭啼啼的说道:我的心在哪里?我胸口好疼!你已经死了,心也被人吃了!我说道。 黄泉路上,雨辰在我的锁链下哭泣。

我把雨辰关在枉死城中,等待判官老爷的审判。

一天,雨辰被提出来受审。 判官老爷说道:雨辰姑娘,你虽死于非命,但是那杀害你的人今日已伏法。 恩怨既已结清,你可速去转世为人。 判官老爷,小女子死得冤枉,我不甘心。 大胆女鬼,龙唐已遭地府凌迟,冤孽已解。 休得多言,快去转轮台边投胎。 判官老爷,我不去投胎。

我实在是不甘心。

那龙唐挖走我的心,我要……女鬼,休要多事。

你转世投胎之后,自然就会忘记所有的一切。

判官老爷,那龙唐活活将我杀害,还掏去我的心,令我死无全尸。 此仇此恨,小女子刻骨难忘。 除非我得到一颗完整的心,否则我永不罢休。

雨辰伏在案桌下,苦苦哀求。 带犯人!一阵阴风随地而来,阴差带上来一个血人。 这人的血肉已被割得零碎,几乎只剩一具血淋淋的骨架。 犯人龙唐带到。 这具模糊的血骷髅跪在案桌下。 堂下跪的可是龙唐的鬼魂。 判官老爷,是我。 你在阳世伤了雨辰的性命,但你阴世已被凌迟,按理,你二人本该各去投胎为人,但雨辰不甘心。

此刻,你怎么打算。 判官老爷,雨辰的心已被我吃了。 我杀死雨辰的当夜,便将她的心煮着下酒吃了。 如今,我无法还她。

判官老爷,我只有将自己的心还她。

判官老爷,这颗伤痕累累的心,我不要。

他拿走我的心,是完整的。 我也要一颗完整的心。 女鬼,你可想好了。

你当真要放弃转世为人的机缘?我想好了。 你可知孤魂野鬼处处可怜,日夜凄凉?我知道。

你当真不愿再做人,宁愿做一只孤魂野鬼?你不后悔?不悔。

倘若你得不回完整的心,你便永不超生了。

我情愿。

判官老爷道:既然你执迷不悟,我就成全了你,免得你说判官老爷不公平!来人呀,把她前世的人皮蜕掉!话音刚落,几个阴差上去,用刀的用刀,用钩的用钩,活生生将雨辰的人皮蜕掉。 雨辰凄厉的痛哭声,震得风云变色,草木含悲!雨辰的人皮蜕去,判官老爷又吩咐我:你把她送回阳间,为她物色一副好人皮!我领了阴旨,用铁链锁住蜕去人皮的雨辰,将她送回墓地。 刚到墓地,附近的鬼怪都不敢接近她。 她独自坐在自己的坟墓之上,目光比月色还寂寞。 我费了很大劲,才找到一个刚入葬不久的女人的皮。

她的身量高矮同雨辰差不多。

我剥下她的人皮,放在一个篮子里,将它带到雨辰的墓地。

这张人皮没有眼、耳、鼻、口,都要一一描上。

我必须细心描画。 它对雨辰来说很重要。

没有它,她根本无法出现在阳光下。

我将人皮平铺在地上,一笔一笔,细细地描。 这种工作是一个技术活,除了要有精湛的技术,还要有耐得住寂寞的心。

我干这种工作,已经有好些年了,做起来,不但速度和质量都有保障,而且还要让人皮的新主人满意。 雨辰,满意了吗?我问雨辰。

简直太漂亮了,比我生前还漂亮!那就好!我提起画好的人皮,抖了抖,把褶皱的地方抖平顺一些。

来,我给你穿上!我小心翼翼的给雨辰穿上那张画好的人皮。 真漂亮,连我都有些舍不得放手。 事情办妥了,我化作一缕青烟,回判官老爷那里交差。

至于雨辰还要做什么事,对我来讲,已经不重要了!天亮了,大地山川渐渐苏醒。

一条幽幽的古道上,一个淡淡的人影,慢慢走来。

雨辰看着那淡淡的人影,狰狞地笑了。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清朝重臣索尼有什么历史影响?清朝大臣索尼与日本索尼公司有什么关系?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