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帝绝宠:逆天凰妃景迁,谢绾歌小说 感情纠纷案件立案标准

127浏览

神帝绝宠:逆天凰妃景迁,谢绾歌小说 感情纠纷案件立案标准

由七月烟羽创作的言情小说《神帝绝宠:逆天凰妃》,主角是景迁,谢绾歌小说讲述了四周硝烟弥漫,身边同伴躺了一地,伤亡着实惨重了些。

谢绾歌拄着剑,勉强支撑着半跪在战场之上,剑身没入地下一半,而她的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那抹光亮。

那是敌人的阵营,和她这边情况差不太多,一片狼藉。 只一人站在场中,他穿着银光铠甲,衬着白衣,风度翩翩,仿佛再残酷的杀戮都不会使他的衣袍沾上半点尘污。

男子向谢绾歌走来,脚步缓慢,边走边卸去盔甲,离得只剩一步时,半蹲了下来,将盔甲放在一旁,抬手拭去了谢绾歌脸上的血迹。

动作自然,好似劳作一天归家的丈夫。 谢绾歌看着面前正认真为自己整理面容的男子,心里酸痛,松开了拄着剑的双手,面无表情地抱住了他。 寒光闪现,男子的神情一滞,随即恢复如常。 他轻轻回抱住了谢绾歌,嘴角微微上扬,缓缓闭上了眼。 谢绾歌松开了握住匕首的双手,匕首已经完全没入了那男子背部,血迹迅速蔓延四散,染红了半边白衣。 她愣了半晌,最终将头埋进男子的颈窝。 精彩章节这一夜谢绾歌睡得出奇地好,她梦见了奶奶,早已离开人世的奶奶,在梦中和她说了许多,奶奶的话总是比旁的有用,第二天醒来后心情也变得很好。 原先差点陷入某种负面情绪中被淹没,奶奶在梦中点醒了她,犯了错是该自责愧疚,但没有人说过犯了错就要消沉度日才能表达出心中的愧疚。 永远沉浸在那些负面情绪中只是另一种形式地懦弱逃避,她该做的是尽力去补救自己带来的后果。

明明在数百年沉睡中已经想通的事,怎么能因为再次面对了过往就忘记了醒来的初衷呢?翻身下床,收拾了一通后,刚恢复正常的谢绾歌突然觉得自己又一次承受了巨大打击。

原先花架下地简陋长椅被撤走了,景迁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花架前搭了一套木质桌椅。 此刻他正手握书卷坐在一张椅子上认真看着,墨发用一只白玉簪子随意地束着,阳光透过花架撒在他的身上,整个画面都美得有些不真实,明明是最简单的白衣穿在他的身上却比繁复华丽的衣裳还要耀眼。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面前,桌子上摆放着简单精致的饭食。

不过就是昨晚尝试过一次,今天他就能做得这样好,神君的领悟力与动手能力果然不是盖的,谢绾歌觉得自己又一次被深深地打击了,毕竟她当年可是反复练习了很多遍才小有所成。

“醒了,吃点东西吧?”景迁看似随意的放下书招呼她,等谢绾歌坐下开吃的时候,景迁又突然问了一个问题没让她一口菜噎死自己。 “你之前给我的储物戒指是书上说的因缘戒么?”谢绾歌稳了稳心神,斜眼瞥了一眼景迁方才看得书,《巫祝备要》,她曾经偷偷看过。

说是备要,但其实更像是巫族的历史书,而书上也正好提到过那对储物戒指,巫祝一族的宝物……因缘戒。 她离开苍阑山的时候会把戒指带上,是想给自己未来的夫君,可惜那个人最后如此残害她的族人,她又怎么可能再把戒指送出去。 后来她把戒指给了小僵尸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毕竟那时候真的当他是个小孩子呀,而且巫祝一族也只剩下她一个人了,除了小僵尸,她也不知道戒指还能给谁。 “你别乱想,当时给你那个戒指完全是为了方便你带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

”谢绾歌赶忙解释到。

“嗯,是吗?”景迁看似随意却精准迅速的抓起谢绾歌的手,将她戴在食指上的戒指脱了下来戴在了无名指上。

戒指作为神物,可以自动调节大小,瞬间变换出合适的尺寸,牢牢戴在了谢绾歌的无名指上。

“那现在呢?可以算是有特别的意思了吗?”景迁说着,将自己的手举到了谢绾歌的面前,另一枚戒指安静的套在他的无名指上。

啊啊啊啊,什么情况,他什么时候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的,之前明明是戴在其他手指上的才对,而且把自己的戒指换了位置就算了,把她的戒指也戴在无名指上是怎么回事?这样就再也摘不下来了呀,虽然她也没想过要摘下戒指,但是戴在那里的意义就不一样了呀。 景迁看着呆怔一瞬后开始抓狂的谢绾歌,轻轻笑了起来。

要不是早晨无聊翻看了那本书,他还不知道这两枚戒指有这样特殊的含义。 传说巫族中某位能工巧匠曾经救过一对比翼鸟,比翼鸟为报恩,折彩羽赠之,匠人将两只神鸟的彩羽投入炉火,炼化成一对因缘戒。

因缘戒同时戴在一对男女的无名指后,除非其中一人死亡,否则再也摘不下来了,也意味着这一对男女将成为被上苍祝福的恩爱眷侣。

看到景迁的笑容,谢绾歌很没骨气地烦躁不起来了,撇了撇嘴说道:“神君也会相信这样的传说么?”“世间万物,以天道为尊,神明也不例外,因缘戒既能得天道认同祝福,为何不信?”景迁直视着谢绾歌的眼睛,眼神温柔。

“咳,咳,咳咳。 ”谢绾歌一紧张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这样突如其来地表白还真不是一般的惊吓。 景迁好像并不急着她的回复,只默默帮她拍着背顺气,一切动作都那样自然亲昵,好像他就本该如此。 经过谢绾歌被口水呛到一事之后,因缘戒的事也就不了了之,反正就算她想拿下来也没有办法,只得听之任之。 谢绾歌觉得自己经过陆湛背叛一事之后应该是结结实实地长了回记性,不会再轻易对别人敞开心扉才对,可景迁说“那现在可以算有特别的意思”了的时候,她的心居然不受控制地狂跳了起来,甚至比当年陆湛对她求娶时还要猛烈许多。

她不敢想这背后意味着什么,只得努力压制自己心中那股莫名的冲动。

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完,还有好多真相没有弄清楚,在没有确定对方付出了全部真心之前,她断然不能再义无反顾地跳进去,她不能再犯一次之前那样的错。

她再也输不起了,所以宁愿错过也不敢再轻易尝试。

所幸景迁之后也没有再提那日的事,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景迁对她越发地温柔体贴。

有时候谢绾歌会偶尔想起景迁封印刚被解开时那冷得可以掉下冰渣的样子,总觉得其实那个才是真正的景迁神君,而眼前这个细致温柔的男人更像是某种幻术衍生出来的,充满了不真实感,又或者自己至今都还在蛇妖的幻境中而不自知。

可是幻境还是现实,又又多大差别呢?还不是一日一日地度过,为了你想要达成的目标而默默努力着。

在苍阑山安顿下来之后,谢绾歌就开始根据白发男子那里得来的手札,试着修炼自己体内的凤凰之力。

现在不过月余,谢绾歌觉得比自己前几年自己摸索着要轻松许多。 有了正确地功法引导,修炼起来要事半功倍得多,自己体内的灵力也浓郁了起来,原先一直想不通的几处,如今也豁然开朗了,果然一个萝卜一个坑,配套教材就是比其他好用许多。 她甚至在里面找到了详细地化解怨气的方法,沉睡时,梦中先辈讲得实在含糊,她虽知道了用愿力可以化解怨气,却不知道该如何运用。 而这手札中不但记载了愿力化解怨气的方法还有其他宝物、法力化解地方法,还十分详尽,这下真是捡到了宝贝,等她凤凰之力突破了第一阶就可以去后山化解一部分族人的怨气。

如此说来自己这一次还回来对了,免去了日后有化解怨气能力时再回苍阑山的奔波。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搜集的几句经典的爱情留言句子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