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跟哨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75浏览

第559章 跟哨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鄙人司徒万里,添为潜龙堂的掌柜,不知客人您怎么称呼?”司徒万里合手抱拳,笑呵呵的客套道。 “钟图。 ”钟图微微点头,表情不咸不淡,略显高傲中又带着冷淡道。

“钟图先生,那不知您要进行交换的宝物是……”司徒万里见状到也没在意,毕竟当了这个堂主之后,他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区区脸色而已,实在不值得在意,只要有钱赚就好,否则他也不介意叫不知好歹的家伙见识见识,他潜龙堂、司徒万里的手段。 钟图没有客气,直接手臂在身前的桌几上一挥,一个通体透亮,能够从一侧直接看到另一侧景象的白色游龙雕刻的玻璃饰品就出现在了司徒万里的眼前,让他眼睛一亮,眼中闪过一抹震撼之色。

至于那其中有多少是为玻璃饰品,多少是为钟图那神乎其神的凭空变物的手段,那就只有司徒万里本人自己知道了。 “客人好手段。

不知能否介绍一下,这一宝物的基本信息?”司徒万里深吸口气,压制下自己心头的悸动,用尽量平稳的口吻再次询问道。

“此乃螭龙行云琉璃摆件,通体皆为一块琉璃打造而成,其质透亮,其色光明,在特定光线下,可折射出九彩之象,可当祥瑞,亦可到镇宅之宝镇家安邸。

”钟图表情不变,用类似后世鉴宝类节目中介绍宝物的口吻随口介绍道。

至于说司徒万里能不能理解琉璃,也就是玻璃的概念?钟图认为是能够理解的。

毕竟早在春秋时期,越国境内就已经有了琉璃这种认知。

国内也有能工巧将可以打造。

虽然并不见得比当时印度洋一带国家人士技术更为突出,但确实是能够自行产出一些带有异色的琉璃造物。 并与完全由整块水晶打磨出的某些水晶杯共称工艺精品、稀世之宝。

为当时的王公贵族所喜爱。 所以钟图完全不用担心自己拿出一个后世的玻璃饰品司徒万里不认,或是换取不到进入交换之局的门票。 “竟然是一整块琉璃所做!而且色泽还这么透亮,没有半点杂质和异色存在,堪称巧夺天工,稀世珍宝!客人您真得打算以其作为筹码,和其他客人进行交换吗?”司徒万里满心震撼的赞叹了一句,再次向钟图确认道。 “我既然把它拿出来了,自然不会有再收回去的道理。 ”钟图傲然道。

“客人好气魄。 既如此,客人您三天之后的戌时四刻之前,可拿着这件螭龙行云琉璃摆件前来我潜龙堂,参加当天的交换之局。 ”司徒万里收回停留在螭龙行云琉璃摆件上的目光,望向一旁依旧平平淡淡,让人看不出深浅的钟图说道。

“可。

”钟图点头,再次一挥手,又神乎其技的将螭龙行云琉璃摆件收了起来,看得一旁的司徒万里眼瞳一缩,对钟图的身份越发的猜测起来。 “这种手法……难道是道家的人?”在他的意识中,貌似也就只有道家之人才会这种不知是幻术还是武功技法的藏物之术。 而后钟图起身,丢出一块碎金给司徒万里,当时手续费,便不再停留,径直离开了潜龙堂。

在战国时期,虽然有银子的存在,但大抵都用来打造首饰、器皿,亦或者作为某种添加材料,作为武器和青铜器打造的辅助元素,并不用于市面流通,充当货币。 只有黄金是实打实的硬通货,不论你是在韩国境内,还是在秦国境内,都可以不受限制的自由使用。

比现在各国境内流通的齐燕之布币、秦赵之铜币、韩魏之刀币等要硬扎的多。

……钟图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迹,大摇大摆的在新郑内部游走起来。 既然人家紫女和卫庄要找自己,钟图自然不好让他们失望,留下足够的线索让人追查,否则紫女或卫庄又怎么会找上门来,对他出手,让他见识到这个世界的武功上限还有强度?所以钟图这回不仅是明目张胆的在新郑内闲逛,还净往人多的地方凑,一副恨不得别人赶紧发现自己的架势。

而结果内,真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没过多久,钟图就注意到人群中有那么一两个人的神色变得怪异起来,三存五走的,以一种轮换盯哨的方式追踪着自己的目的。

就专业行而言,真心不输于给后世的侦察员!甚至还因为武功存在的关系,显得比后世侦察员更加专业和难缠,让钟图不由挑了挑眉。

“不愧是特殊环境下造就的精英,果然精锐。

”钟图暗道。 然后脚步一转,再次回到了韩王宫附近,身形不停,在暗哨的注视下,如同梦幻泡影一样,渐渐从对方的视线内消失不见,彻底失去他的下落。 果然,跟哨的人表情一变,面色一白,没再敢多停留,迅速跑了自己的组织据点。 ……“唐爷,小满回来了。 ”某个建筑内,脸上有疤,一副江湖混老模样的老者接到了手下人的报告。

“哦?叫他过来。 ”老者一顿,立刻吩咐道。

“是。 ”接着向老者报告的手下汉子退出屋中,没过一会,就带着那名面色苍白,如同见了鬼的青年走了进来。 “见过唐爷。 ”名为小满的青年抱拳低头招呼道。 “让你办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唐爷点点头,拿起自己的老烟杆询问道。

“跟,跟丢了。 ”小满低头,颤声回答道。 “跟丢了?怎么回事?”唐爷眉头一皱,点烟的手也顺势停了下来,面色有些阴沉的质问道。 无形的气势和压迫感爆发,压的名为小满的青年双膝顿时一软,跪倒了下来。 “扑通。

”“唐爷,我怀疑我们这次的目标可能不是活人。

”小满低着头虚声道。

“说什么胡话?不是活人难道还会是鬼不成?”唐爷神色不满,声音激昂的训斥道。

“唐爷,这还真有可能。 ”然后不等唐爷再发问,小满就将今天跟踪钟图的事情毫无错漏的一一述说出来,以图用此来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 “……我看得真真的,那个家伙,就在韩王宫附近突然变得透明起来,然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诺安鸿鑫保本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招募说明书(更新)摘要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