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溪对文言文译文范文

32浏览

愚溪对文言文译文范文

【文言文】  【原文】  愚溪对  柳宗元  柳子名愚溪而居。

五日,溪之神夜见梦曰:“子何辱予,使予为愚耶?有其实者,名固从之,今予固若是耶?予闻闽有水,生毒雾厉气,中之者,温屯沤泄,藏石走濑,连舻糜解;有鱼焉,锯齿锋尾面兽蹄。

是食人,必断而跃之,乃仰噬焉,故其名曰恶溪。

西海有水,散涣而无力,不能负芥,投之则委靡垫没,及底而后止,故其名曰弱水。

秦有水,掎汩泥淖,挠混沙砾,视之分寸,眙若睨壁,浅深险易,昧昧不觌。 乃合泾渭,以自漳秽迹,故其名曰浊泾。 雍之西有水,幽险若漆,不知其所出,故其名曰黑水。 夫恶、弱,六极也。 浊,黑,贱名也。

彼得之而不辞,穷万世而不变者,有其实也。

今予甚清且美,为子所喜,而又功可以及圃畦,力可以载方舟,朝夕者济焉。

子幸择而居予,而辱以无实之名以为愚,卒不见德而肆其诬,岂终不可革耶?”  柳子对曰:“汝诚无其实,然以吾之愚而独好汝,汝恶得避是名耶!且汝不见贪泉乎?有饮而南者,见交趾宝货之多,光溢于目,思以两手攫而怀之,岂泉之实耶?过而往贪焉犹以为名,今汝独招愚者居焉,久留而不去,虽欲革其名,不可得矣。 夫明王之时,智者用,愚者伏。 用者宜迩,伏者宜远。

今汝之托也,远王都三千余里,侧僻回隐,蒸郁之与曹,螺蚌之与居,唯触罪摈辱、愚陋黜伏者,日侵侵以游汝,闯闯以守汝。 汝欲为智乎?胡不呼今之聪明、皎厉、握天子有司之柄以生育天下者,使一经于汝,而唯我独处?汝既不能得彼而见获于我,是则汝之实也。

当汝为愚而犹以为诬,宁有说耶?”  曰:“是则然矣,敢问子之愚何如而可以及我?”  柳子曰:“汝欲穷我之愚说耶?虽极汝之所往,不足以申吾喙;涸汝之所流,不足以濡吾翰。

姑示子其略:吾茫洋乎无知。

冰雪之交,众裘我絺;溽暑之铄,众从之风,而我从之火。 吾荡而趋,不知太行之异于九衢,以败吾车;吾放而游,不知吕梁之异乎安流,以没吾舟。 吾足蹈坎井,头抵木石,冲冒榛棘,僵仆虺蜴,而不知怵惕。

何丧何得?进不为盈,退不为抑,荒凉昏默,卒不自克,此其大凡者也,愿以是污汝可乎?”  于是溪神沉思而叹曰:“嘻!有余矣,是及我也。 ”因俯而羞,仰而吁,涕泣交流,举手而辞。 一晦矣一明,觉而莫知所之,遂书其对。   【译文】  柳某住在自己命名为愚溪的地方。

命名五天,溪的神夜晚托梦见我说:“您为什么侮辱我,令我成为愚呢?有其实的,名字当然应该合适的,现在的我就是那样的吗?我听说闽(福建)有条河,产生毒雾瘴气,吸进了那气体的,温火郁积(而发烧)湿气(重而)拉肚子,暗礁激流,相继而来的船只粉碎解体;其中有一种鱼,牙齿如同锯齿尾巴锋利野兽的脸和蹄子。 这鱼吃人,必然咬断并抛起,然后仰头吃,所以那河的名字叫恶溪。 西海(青海)有湖,涣散没有浮力,连小草都浮不起,丢进去的东西回颓然下沉淹没,沉到底了才会停止,所以它的名字叫弱水。

秦(陕西)有一条河,(如)搅和烂稀泥,混杂沙砾,看它分寸之间,瞪着眼睛看如同看墙泥,那河的深浅险易,昏昏然看不清。 便有合称泾渭,用来显示自己污秽的样子,所以它的名字叫浊泾。 雍的西部有条河,幽暗危险如同一片漆黑,不知道它的源头,所以它的名字叫黑水。

恶、弱,是六种极端不好的事情。

浊、黑,是卑贱的名字。 它们得到那样的名字而不能推辞,历经万世而不变的原因,是有其事实啊。

现在的我很清而且美丽,被您所喜欢,而且还有功用可以浇灌菜园田地,浮力可以承载舟船,白天黑夜都可以渡船。 您有幸选择了住在我这里,却用愚这样不实之名来侮辱我,完全不见你有感激之心还肆意侮辱,难道最终都不能改掉吗?”  柳某回答说:“你确实没有那么回事,然而以我这么愚蠢的人却惟独喜欢你,你怎么能回避的了这个名字呢!况且你不知道贪泉吗?有喝了后往南走的人,看见交趾宝货那么多,贪婪的目光流露在眼中,想用两只手去抢来放到怀中,那难道是泉水的原因吗?经过它(的人们)有贪念就因此命名它为(贪泉),如今你惟独招引愚蠢的人来居住,长久留在这而不离去,虽然想去掉这名字,不可能的啊。

在明君的时代,智者被任用,愚蠢的人出不了头。 用的人应该接近,出不了头的(蠢)人应该远避。 现在你托身所在的地方,离京城有三千多里远,偏僻隐晦,蒸腾的雾气为伴,蚌壳田螺居住,唯有触犯皇帝被排斥和侮辱、愚蠢鄙陋被罢黜不能出头的人,天天在你这漂游,无所事事地守着你。

你想成为智者吗?干吗不叫现今聪明、显赫高位、掌握朝廷大权主宰天下的官吏,(哪怕)让一个来你这一趟啊,却(为什么)独独只有我在这呢?你既然不能得到他们而被我所喜欢,这就是你的实情。

当你是愚还认为是侮辱吗,还有什么说的吗?”  (溪神)说:“这事确实是这样,敢问您的愚蠢干吗非要连累到我呢?”  柳某说:“你想彻底弄清我关于愚蠢的说法吗?虽然你所去过的地方全算上,还不够我伸展我的嘴巴的;用干你所有的水,还不够沾湿我的毛笔。 姑且告诉你一个大概吧:我茫茫然(非常的)无知。

冰雪交加的时候,众人穿皮衣我穿单衣;闷热的酷暑连金属都要熔化的时候,众人都去有风的地方,而我却去有火的地方。

我无所拘束地赶车,不知道太行山和通衢大道的差别,因此损坏了自己的车。

我放任随意地驾驶,不知道吕梁和平静的河流的区别,因此沉没了我的船。 我舞蹈脚踩进浅井,头撞到树木和石头,冲撞满是荆棘的树丛,直挺挺地向毒蛇蜥蜴摔倒,却不知道害怕和警惕。

什么是失去什么是得到?进益不觉得满意,贬斥不觉得抑郁,冷漠昏聩,终究不能自觉醒悟,这还是个大概的情况,要用这些来玷污你可以吗?”  于是溪神沉思并叹息道:“唉!太多了,是会连累我的啊。

”因此低下头觉得惭愧,仰起头长叹,眼泪鼻涕横流,举手行礼告别。

一明一暗,醒来不知去什么地方,于是就写下与愚溪的对话。 本文来源:。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第559章 跟哨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