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相公:嫡女捧上天

81浏览

上门相公:嫡女捧上天

正文第八章流产[更新时间]2019-06-1614:42:02[字数]2086“那您可知这药是从何而来,在这姑苏我却从未听说过。

”安明尘看着手中的香囊,缓缓说道。

“这香囊里的东西必须有西域进贡来的药材配置,一般人是得不到的。

”青年人懒散的靠在一旁的柱子上,目光却不曾离开皇甫雪手中的香囊。

西域的药材?安明尘突然一惊,前些日子西域来进贡药材时,皇上赏了一部分给谢无咎,如今,这药材却从吴虎的身上掉落,莫不是……“喂,想什么呢,这么入神?”看到眼前皇甫雪晃着的手,安明尘这才回过神,将自己的所想全部告诉了她。 “这么说的话,那吴虎岂不是和谢无咎勾结在一起了?”皇甫雪心里一惊,若是这样,事情可就棘手多了,吴虎一看便是个笑面虎,心眼多的是,这谢无咎她虽是没有见过,可既然是当朝五连冠状元首辅,定也是不好对付的。

“这事你们慢慢想吧,我的酒没有了,我就先走一步了。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青年人一个箭步便消失不见了。 “这位青年人是谁啊,怎会懂得如此多?”安明尘诧异的看着皇甫雪,越来越觉得她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子。 “哦,他呀,是我找来的一位医术高明的游医,名唤常白雨,虽然天天喝酒,调戏丫鬟,但以后总会排上用场的。

”望着常白雨离去的方向,安明尘感叹皇甫雪的聪明,心里似乎不再讨厌她了,更多了一份钦佩。

皇甫府内早已乱成一团,所有人都围在皇甫月的门外,最为焦急的便是皇甫云,要是那个女人也死了多好,不然自己定是没有好日子过了,不过还好自己还有一道保命符,皇甫云暗暗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禀告老爷,大小姐是保住了,孩子已经流掉了,而且以后怀孕的机会也小了很多。

”从屋里出来的产婆说罢便转身离去了,皇甫正雄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再计较也没办法。 皇甫正雄轻轻摆了摆手,不一会儿,人都散开了,这下,皇甫云算是松了一半的气,现在,好在是暂时爹放过了她。 几日后,皇甫月恢复了些,正好皇甫云来瞧她,“姐姐,这是妹妹亲手做的一些点心,妹妹还有事就先走了。

”正当皇甫云转身要走时,她的手臂突然被人狠狠的抓住了,疼的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三妹妹着急走什么,害死了我腹中的胎儿你的良心安吗?你就算再嫉妒我也不能将一条无辜的生命给害死。

”皇甫云闻声转过了身子,直接对上了皇甫月充满仇恨的眸子,那双愤恨的双眼恨不得将皇甫云立马杀了。 “大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皇甫云不停的扭动身子,想从她的手里挣脱出来,没想到,这女人刚流完产还有如此大的力气。 看着三妹妹无辜的样子,皇甫月勾了勾唇角,既然你这样对我,我也必定不会让你好过。 “走,跟我去爹面前将你的阴谋诡计好好的讲明白。

”这下,皇甫云彻底慌了,如果她在爹的面前说自己的坏话,那自己的地位……“大姐,求求你,我真的没有想推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皇甫月不屑的看了一眼这个杀人凶手,冷笑一声,“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的。

”还没到皇甫正雄的门口,皇甫月就哭了起来,哭声将府里的人都吸引了过来,达到了她想要的目的,孩子,我会给你报仇的。

“爹,爹,你快救救女儿吧,女儿快要被这个狠心的女人给害死了。 ”为了吸引注意力,皇甫月哭的更大声了,直接瘫坐在地上,本身刚流完产,这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心疼。

不一会,房门打开了,皇甫正雄缓缓的走了出来,看着瘫坐在地上的皇甫月,立马将她扶了起来。 “你刚流完产,不好好歇着这是干什么,爹知道你难受,可也要为自己的身子考虑啊。 ”虽然是庶出的女儿,皇甫正雄也是疼爱的,目光瞥到一旁的皇甫云,怒气便立马上了心头。 “爹,你不知道,我辛辛苦苦怀着您的外孙,可是云妹妹却因为我比她先怀孕,狠心将我推倒在地,我的孩子,您还未出世的外孙就这样没了啊。 ”皇甫月越说哭的越狠,本来就生气的皇甫正雄更是怒火难忍,他辛辛苦苦维持的家庭就这样被打破了。

“云,真是这样吗?你再怎么嫉妒也不能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啊。 ”皇甫正雄无奈的看着这个家,难道是自己治家不行,才会生出这样的事端。

“爹,您真的误会了,真的不是我,我从没想过要害大姐的孩子啊。

”皇甫云立马跪在了地上,双眼含泪的看着皇甫正雄,一直摇头否认大姐的说法。

大姐这是要将自己置于死地,若是爹相信了大姐的话,那即使自己生出了孩子,也不会得到爹的重用了。

皇甫云的眼泪让皇甫正雄的心软了下来,也许真的是不小心,毕竟这孩子也怀着孕。 “爹,你千万别相信她,皇甫云用心险恶,还想要谋害爹爹您啊,我亲耳听到她说要掌管皇甫家啊。 ”话音刚落,皇甫正雄立马站了起来,狠狠地拍了桌子,想不到,他的女儿竟有这般心思。 “来人,请家法。

”“爹,爹,大姐都是胡说的,我从没有想过要取代您的位置啊,况且,我腹中还有您的孙儿,请爹手下留情啊。

”皇甫云跪着拉住了皇甫正雄的衣角,不停的为自己解释。 已经气极的皇甫正雄哪里还听的进去,一把将皇甫云甩了过去。 皇甫云,你害了我腹中胎儿,你就等着吧,这只是开始,我定要你为我惨死的孩子偿命,让你也体会到至亲分离的感觉。 看着皇甫月狰狞的笑容,皇甫云墩坐在了地上,这下该如何是好。 家法刚请上来,皇甫正雄立马伸手将鞭子拿在手里,一鞭子狠狠的向皇甫云抽去。

啪的一声,鞭子却没有落在皇甫云的身上,她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仲林挡在了自己的面前,替自己挨了这一鞭子,关键时刻还是自己的相公靠谱。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哈姆雷特莎士比亚全文在线阅读经典名著雨枫书屋雨枫轩 情绪管理论文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