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忆“苦曲菜”的悠悠香

190浏览

长忆“苦曲菜”的悠悠香

  童年的往事,犹如一幅幅淡色的山水画,静静地沉潜在岁月的深处,一旦被心光烛照,便可唤醒那一段段记忆犹新的岁月。   八、九十年代,在贫困的大西北,我的家乡甘肃省,田野里那些野生的“苦曲菜”,是可以填饱肚子、口味绝美的一道野菜,也是大自然无私馈赠给黄土地上心地善良的人们,用之不尽、取之不竭的宝贵的物质财富。   每年阳春三月,广袤的黄土地,便迎来了花红柳绿、桃花、杏花尽情绽放的季节,田野了各种野花绚丽多彩;各种野草,也露出了鹅黄般的芽儿;庄稼地里的麦苗,也呈现出绿油油的一片,这时的野生“苦曲菜”,也长出了四、五片嫩绿的叶子!莺歌燕舞、鸟语花香的春天,唤醒了黄土地上季节的脸庞,也唤醒了一群贪玩、天真烂漫的少年,一颗颗稚嫩的童心!  每到这个季节,无论是天气晴朗,还是阴雨绵绵,外面空旷的原野,便成了村里一群贪玩、天真无知少年的乐园。

我们云雀欢跃,挎着小竹篮、吹着口哨、唱着儿歌,约上村里的同龄小伙伴,在山川秀野任意撒欢,去采撷田野里的野生“苦曲菜”。   那一双双光脚丫子,踩着软绵绵的黄土,是那么舒适;那一张张天真、少年不知愁的小脸蛋,比满山遍野的野花还灿烂!同时,用一双双胖乎乎的小手,任意挑选着长在草丛中间的野生的一朵朵“苦曲菜”。 采撷着大自然无私的馈赠给人类的欢乐!采撷这生命里被阳春三月,唤醒的无限生机!  随着夕阳西下,看到村庄每户农家的屋顶,升起一缕缕晚餐的炊烟,这时的村口,也随之传来了母亲大呼小叫自家孩子乳名,亲切、暖暖的呼唤。 一群贪玩的少年,才知道该到回家的时候了!我们踩着夕阳,听着悠扬的笛声,满载而归,消失在村口,被各自的母亲,牵着胖乎乎、脏兮兮的小手,领回到各自的家……  凉拌“苦曲菜”的味儿悠悠的香,把刚采来的“苦曲菜”经过几次清水漂洗,除去泥土和杂质,放在烧开的水里,略烫后,再放在清水里淘洗一遍,就可以盛在瓷盘里,调上油泼辣子、食盐、醋、香菜末和蒜泥,这时的“苦曲菜”,红、白、绿,浑然一体,赏心悦目,色、味、香俱全,就可以食用了。 “苦曲菜”入口清爽、细腻,有一种特别的苦香味!  也可以多采撷“苦曲菜”,做成大西北具有特色的一道美食“浆水酸菜”。

一年四季,随时都可以食用。 但做起来却需要几道工序,先把一大堆“苦曲菜”,经过精心挑选,不要叶子发黄的和腐烂的,再把所有挑选好的“苦曲菜”用清水多次漂洗干净,放在开水锅里煮熟后,经过几次清水从漂洗后,挤出所有的水分,放在瓷缸里,加上一种叫“浆水橛子”,的发酵剂;然后放入温开水,把瓷缸里的“苦曲菜”淹过,缝好缸盖,经过24小时的发酵,便做成了一种清爽、酸涩的“浆水苦曲菜酸菜”的美食。   我的记忆里,八九十年代那个贫困的岁月,一碗可口、清爽的“苦曲菜”酸菜,也是每户农家的救命粮。 因为在那个年代,我的家乡比较偏僻、落后,父老乡亲都挣扎在急于解决全家人一日三餐的温饱生活线上。 在青黄不接的时候,一碗“苦曲菜”酸菜,加上苞谷面、洋芋面做成的“酸菜汤糊糊”,也能填饱饿着叽里咕噜叫的肚子,度过饥饿痛苦的煎熬。   一九九二年我在甘肃定西中学上学的时候,乡下学生,都吃不起学校食堂,就联合几个学生,租学校周边廉价民房,用煤油炉子做饭吃。

每周去乡下带回足够一周的干粮,也一定用塑料壶带一壶“苦曲菜酸菜浆水”,在白开水煮面片里,放几片土豆片,再放一些“苦曲菜酸菜浆水”,要比单纯的开水煮面片好吃得多!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近几年来,党中央改革开放的惠民政策,我的家乡也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昔日满山遍野的“苦曲菜”,不仅仅是农家人餐桌上的一道家常菜,也是城市居民最青睐的一种绿色蔬菜,已经走上了城市居民的餐桌;更重要的是“苦曲菜”,是一种宝贵的中药材,在抗炎、提高免疫力等方面有特殊的疗效。

已经被包上精美的包装盒,畅销到祖国的大江南北。

同时,满山遍野,取之不尽、采之不竭的野生“苦曲菜”,给我家乡的父老乡亲,带来了一笔丰厚的经济收入。

  “苦曲菜”的悠悠香味,见证了陇原大地改革开放前后农村的巨大变化。 再加上近几年来的退耕还林、还草,党中央重视环境、保持水土流失政策的步步落实,让满山遍野的“苦曲菜”,有了更好的生存空间,同时,也预示着我家乡的父老乡亲,正在摆脱贫困、从而走向富裕,描绘未来小康生活的美好蓝图!文章标题:长忆“苦曲菜”的悠悠香文章地址:http:///sanwen/youmeisanwen/。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基层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训词精神(五)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