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72浏览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无妨,朕叫人置办一下就好,朕……不想看到血腥的场面。 ”洛清歌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嬴娇。

只一眼,嬴娇便觉得脊背发凉,她满腔的骨气,瞬间便坍塌了。 眼看着洛清歌转身走了,嬴娇顿时惊慌失措地扑过来,嚷着:“洛清歌!”洛清歌闻声回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嬴娇。 “洛清歌,你带我走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她收敛了眼中的戾气,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看向了洛清歌。 她算是看出来了,落在蒋越手里,她必死无疑!而且还会死的很惨!所以,她不能落在蒋越手里!“洛清歌,我好歹也是先皇之女,是你的姨母,你怎么好让外人来处置我?你带我走,我任凭你处置!”两害相较取其轻,嬴娇终于想明白了。

“清歌,陛下,你……你带我走吧!”嬴娇殷切的目光追随着洛清歌,一改刚见面时的强硬态度,一遍遍哀求着。

“嗬!”洛清歌淡淡轻嗤,转眸望着嬴娇,“嬴娇,我为什么要饶过你?饶过你,我的孩子就能回来了吗?”她说着,眼里立时氤氲起泪光。

“赢娇你在害我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这样的下场?你在找人魅惑我的时候,可曾想过你还是个东篱人?你所作的这一切,哪一点是值得饶恕的?”洛清歌嗤鼻冷笑,她发誓,她再也不能心慈手软了!尤其是对这个赢娇!这个赢娇太歹毒了,留着她就是个祸害!就在洛清歌暗下决心的时候,墨子烨轻轻地握了握她的手。

“丫头,我们该回去了。

”眼眸深深地望着洛清歌,墨子烨暗中皱了皱眉。 洛清歌瞧着他,淡然一笑,已经心知肚明。

“嗯,走吧。

”洛清歌微微收紧了眼眸,淡然冷笑,跟着墨子烨离开了。 “洛清歌!洛清歌你站住,你不能不管我!洛清歌……”赢娇绝望地呼唤着,眼睁睁看着洛清歌从视线里消失,她无力地跌坐到地上。 “赢娇,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幽幽的声音,从外面若有若无地传过来,赢娇倏然一怔,暗暗傻眼。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是啊,她若早早收敛,何至于落到这样的地步?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赢娇暗暗发抖,仿佛死亡正朝着她一步一步逼近……再说洛清歌,出了门之后,还不忘回头看了看。

“别看了。

”墨子烨捂住了她的眼,“对于这种歹毒的女人,不值得同情。

“嗯。 ”洛清歌点了点头。 的确,这种歹毒的女人不值得同情,洛清歌深深地记住了这句话。 两个人出了宫,带着自己的人,去了太子府。 这太子府,果然冷情。 他们进去之后,寻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离子阳。

洛清歌暗暗纳闷。 不是说离子阳在吗?怎么会没有呢?“离子阳!”洛清歌轻呼了一声。

想必,这离子阳是躲起来了吧。 “离子阳,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出来,是朕来了。

”洛清歌提高了音量,又唤了一声。

这时候,一口大缸的盖子轻轻移动了下,露出一双黑黢黢的眼睛。

观察了片刻,离子阳从里面跳出来,一下子抱住了洛清歌。 “陛下!”离子阳异常的兴奋。 “你果然在里面!”洛清歌笑着,“你还好吗?”这个时候,离子阳光顾着兴奋了,一直抱着洛清歌不肯松手,有种劫后余生的激动。 “哎!”墨子烨上前拍了他一下,“不想要这条小命了?”某人眉头轻蹙,眸光中含着一丝警告,淡淡地说道。 离子阳顿时放开了洛清歌,后退了一步,缩了缩脖子。 都怪他太激动了,好悬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陛下,您来了,子阳终于能活了……”他说着,眼里闪动着泪光,“您都不知道,子阳差一点就见不到您了!”“哦?为什么?”洛清歌惊疑地瞧着他,却见他红了一双眼睛,吸了吸鼻子,无比委屈地说着:“子阳差一点被那个承王给杀了。 ”洛清歌笑了,“瞧把你吓得,这不是没死吗?你这么聪明,怎么可能死呢?”洛清歌看着他的样子,着实好笑,便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别害怕了,现在朕来了,更不会让你有事了。

”“嗯!”离子阳重重地答应了一声,“从今以后,子阳要跟着陛下,再也不离开了。

”他可不想再经历这种恐怖的事情了。

“喂……”然而此时,一向惜字如金的墨子烨开口了,“离子阳,你这是准备赖上陛下了?”这个家伙还真是有胆子!墨子烨目光凉凉地瞧着离子阳,迫人的气势呼之欲出。

他想跟着丫头,自己还不愿意呢!这个小子可是会媚术呢!被墨子烨慑人的气势所裹挟着,离子阳不禁暗暗地惊惧,他下意识的往洛清歌的身后躲了躲,避开墨子烨那可怕的注视。

“这件事让我与凤后商量商量。

”洛清歌抿着嘴唇,虽然想要带着离子阳,却还是顾及墨子烨,所以她没有立刻答应。 “大家先动手收拾一下吧。

我们今晚就在此处休息了。

”洛清歌传令下去。 大家立刻纷纷动起手来。 而在此时,太子府门外有人拍响了府门。

众人暗暗凝眉,警惕地看了一眼府门,屏住了呼吸。

“出去看看。

”墨子烨吩咐道。 有人立刻纵身出去了。

不多时,府门被打开了。 “陛下,这是太子殿下派我等送来的东西。

”原来是蒋越派人送来了两大车的东西,吃穿用度全有。

“回去代朕谢谢你们太子殿下,他有心了。 ”洛清歌唇角勾起笑意,暗中对蒋越刮目相看。 看样子,他是掌控了整个局面,已经不再被动了。 人走后,大家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便睡下了。 床上,墨子烨揽过洛清歌,带着歉意地问道:“丫头,你睡在这里可行吗?”这里条件太简陋了,他是军旅中人,餐风露宿早已习惯,只怕是委屈了他的夫人……“有什么不行的?”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