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学鸳鸯老李景允,殷花月 作文评语模版

38浏览

不学鸳鸯老李景允,殷花月 作文评语模版

《不学鸳鸯老》主角李景允,殷花月,是白鹭成双最新完结的言情小说,李景允,殷花月小说讲述了殷花月是庄氏派来监视他、禁锢他的一条狗。

她冷血、虚伪、永远端着一张假透了的笑脸,替他更衣梳头,替他守门点灯。 一天十二个时辰,李景允有十个时辰都在想怎么让她滚。

可后来……她真的滚了。

他慌了。

——————————————————朝暮与君好,风不怜劲草。 宁化孤鸿去,不学鸳鸯老。 精彩章节酉时末。

一辆马车来将军府西小门停顿片刻,又往官道上驶去。 秦生坐在车厢里,一边打量车外一边回头看旁边坐着的人。

李景允生了一副极为俊朗的皮相,若是不笑也不动,便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名士谪仙。

但是眼下……公子爷笑得可太欢了,马车走了一路,他便笑了一路,墨眸泛光,唇角高扬。

"公子。 "秦生看不下去了,"府上有何喜事?"李景允斜他一眼:"爷被关得要发霉了,能有什么喜事。

""那您这是乐什么呢。 "抹一把自己的脸,李景允莫名其妙:"谁乐了,爷正烦呢,只能出来一个时辰,待会儿就要赶回去。

"他唇边弧度平整,眼神正气凌然,端端如巍峨之松,丝毫不见笑意。

秦生左看右看,艰难地说服了自己方才是眼花了,然后问:"将军最近忙于兵器库之事,还有空亲自看着您?""倒不是他。 "李景允撇嘴,"院子里栓了条狗,比我爹可厉害多了。 "那只狗狗牙尖、爪利、鼻子灵,差点耽误了他的大事。 可是。 方才好像气得脸都绿了。 想起殷花月当时的表情,李景允一个没忍住,噗哧笑出了声。

秦生:"???"花月绿着脸在东院守着。 她知道李景允是个离经叛道的性子,非要出门,定是不会去做什么好事的,可他难得肯主动去见夫人,她为虎作伥一次,似乎也值得。 打点好东院杂事,花月踩上了去主院的走廊,迎面过来一个低着头的奴婢。 两人擦肩而过之时,花月听见她轻声说:"那位今日出宫了。

"脚步一顿,花月沉了脸。 "去了何处?""人手不够,跟不上,只收到了风声。 "花月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

"掌事?"小丫鬟想叫住她,可回头看去,那抹瘦弱的影子已经走到了走廊尽头。

风吹竹动,庭院里一片清冷。 出了走廊,花月又变回了体贴周到的奴婢,将刚出炉的汤恭敬地送到将军书房。 李守天正在忙碌,抽空看她一眼,问:"景允可有出什么岔子?""回将军,一切安好,公子在院子里休养。 ""那便好。

"李守天放下笔墨,靠在椅子上叹了口气,"最近京华事多,他若能少添乱,便是给老夫增寿。

"花月觉得有点心虚,朝将军行了礼,匆忙退出来看了看天色。 天际渐渐染墨,府里的灯也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 亥时一刻。 已经过了约定的时辰,西小门处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花月脸色不太好看。 她就知道不能相信李景允那张骗人的嘴,真是老马失前蹄,老渔夫阴沟里翻船,都吃了那么多回亏了,她怎么还能上当呢?咬牙切齿地掰下一块馒头,花月喂给门边坐着的旺福,阴侧侧地道:"等会见着人,甭管三七二十一,先咬他一块肉下来!"。 旺福是全府最凶恶的看门狗,好几次贼人翻墙越院,都是被它给逮住的。 它平日与府里奴仆不太亲近,唯独肯吃花月喂的东西,所以花月吩咐,它立马"汪"了一声,耳朵一立,尾巴直摇。 看这亮晶晶的小眼睛,花月忍不住抱起它两只前爪:"狗都尚且通人性,有的人倒是不做好事,他要是有你一半听话,我都能长寿两年。

"话音未落,墙外突然扔进来一块石头。 花月反应极快,起身便后退了两步,石头"啪"地落在她面前,骨碌碌地滚开了。 拍拍胸膛松口气,她漫不经心地抬眼,却突然瞳孔一缩。 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在墙头上看起来像皮影戏的幕布,旁侧生出来的树枝将幕布割出些裂缝,有人突然撑着墙头从其中跃了出来。 一身蓝鲤雪锦袍被风吹得烈烈作响,上头锦鲤跃然如活,袖袍翻飞,勾卷几缕墨发,墨发拂过之处,李景允低眼看着她,似嘲似恼。 花月一愣,刚想让开,结果这人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径直就扑到了她的身上。 "……"要不是早有准备,她得断两根骨头。

咬牙将他接了个满怀,她深吸一口气,勉强露笑:"公子。

"宽大的袖袍从她肩的两侧垂下,李景允将下巴缓缓搁在她的肩上,轻轻吐了口气:"你对爷,意见不小啊。

""公子说笑。 "花月勉强找补,"奴婢能伺候公子,是修来的福分,哪里敢有忤逆。

"哼了一声,他伸手碰了碰她发烫的耳垂:"撒谎。 "花月腹诽,没敢吭声。

旁边的旺福被这突如其来的天降之人吓得浑身毛倒竖,龇着牙正打算咬人,结果就见面前两人抱成一团。

旺福傻在了原地,喉咙里滚出一声疑惑的"嗷呜?"一把匕首"刷"地就横到了它跟前,月光下寒气凛凛。 李景允侧过头来看着它,舔着嘴唇道:"爷正好饿了,这儿还有肉吃?"旺福:"……"露出的尖牙乖乖地收了回去,旺福坐在角落里,不吭声了。 李景允失笑:"这色厉内荏的,你亲戚啊?""……"花月想把他也掰成块儿喂亲戚。

"劳烦公子站好。 "她推了推他,"时辰不早,该回东院了。 "李景允嗯了一声,鼻音浓重:"爷走不动路。

"温热的气息喷在她耳边,有些痒,花月别开头:"公子,按照约定,若是被人发现,奴婢会第一个带人擒拿公子。

"他撇嘴:"你可真无情。 "她懒得再与他贫嘴,强硬地将他的手从自己肩上拿下,想让他自己滚回东院。

然而,一捏他的袖口,有什么黏稠带腥的东西倏地就染了她满手。

花月一怔,低头想借月光看看是什么东西,结果还不等看清,远处就有人怒斥一声:"什么人在那边!"几支火把瞬间往西小门靠拢过来,光亮晃得人眼疼,已经窝去了墙角的旺福重新蹿了出来,对着李景允一顿狂吠。 李景允:"……"这只见风使舵的狗,果然是殷花月的亲戚。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神帝绝宠:逆天凰妃景迁,谢绾歌小说 感情纠纷案件立案标准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