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九十二章 考官人选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199浏览

六百九十二章 考官人选大明文魁最新章节

林延潮建议申时行与张四维相争,要先对付王国光。

如申时行这等久历官场的巨宦,一点即透。

所以林延潮点到即止,不用再多说什么,但与外人说其中的诀窍,却是要细细说来了。 因为本明朝有宰相之职,内阁辅臣主看票拟,虽称宰相,却远不如宰相。 唯有掌握票拟与铨选二政,则可视作真宰相,如此则冒犯了朱元璋本朝不可设立宰相之禁令。

在明朝官场上有几个不成文的规定,或者说是天子有几个忌讳。

边臣不能与内臣结交,吏部尚书不能与内臣结交。 因此规定递推了另两条,督抚不能入阁,吏部尚书不能入阁。

但因为不成文,还是有破例,焦芳,严嵩但曾以阁臣兼吏部,干过几天,至于高拱则有些过分,入阁后还将内阁当作自己的地盘。

若高拱算过分,到了张居正当辅,则变成完全没有底线。 无论是边臣,吏部尚书全部都是张居正自己人。 张居正为辅时,与吏部杨博(张四维)动京察,将官员中与自己不合之人,通通赶回了家。

正因为张居正在位十年,众人不由都将这官场铁律给忘记了。 现在张居正一走,张四维在阁,握票拟之权,王国光为太宰,握铨选之权,二人与武清侯李伟共为同乡,内阁吏部外戚三位一体,这比当年张居正与杨博的合体还要厉害。

不过正因为如此,这是张四维最强的一点,也是他最弱的一点。 他身为次辅尚可容忍,阁内有潘晟肘制,尚可容忍,但现在却不可容忍。

无论是天子和太后,都是心底之忌。 所以林延潮向林延潮建议,要败张四维,先败王国光。

次日王家屏,林延潮值文华殿。 日讲后,小皇帝至文华殿东阁内批阅奏章。 张四维,申时行,余有丁三辅臣侍驾在侧。

小皇帝改至一奏章时,忽然将笔顿了顿,对侍立在旁林延潮道:“林卿家,翰林院奏请让你去应天为今年秋闱考官,你可愿意?”众人目光都看向林延潮。

林延潮从王家屏身侧出班向小皇帝道:“回禀陛下,臣不愿去应天,愿侍奉陛下。

”小皇帝满意地点点头,一副朕没看错人的样子。

于是小皇帝转过头,对张四维几乎不是商量,而是用吩咐的语气道:“张卿家,林卿家为朕值起居日讲,朕不可一刻离之,你胸中可有合适人选替之?”张四维对小皇帝吩咐之事,可谓是事事顺意,几乎没有违背的。

这与张居正比起来,天差地别。

但这一次张四维却道:“启禀陛下,乡试会试,重试官,依朝廷律令,各省乡试考官,从京官中进士出身典选,两京乡试考官,则从翰林中选取。 ”“应天府乃留都,太祖龙兴之地,一贯人物锦绣,文盖各省,故而不乏士子恃才傲物,甚至质疑朝廷公选。 加之以往秋闱时,主考官徇私舞弊,故而此后秋闱,常有考生聚众闹事,质疑主考官之举,甚至于言主考举才不公,以至质疑朝廷论才大典,若是被有心人宣扬,实有背朝廷公正,恶了陛下的名声。 ”“但林中允乃陛下慧眼钦点的状元,又是开国来连宗,臣实想不出当今翰林中,还能有谁比林中允能得应天府士子信服。

”张四维一篇洋洋洒洒的大论,虽是反对小皇帝更改的人选,但确实令他听得十分顺耳。 然后申时行亦是出班道:“臣附议。 ”余有丁见张四维,申时行都同意了,于是也是凑数地出班道:“臣附议。 ”三位阁臣一并主张,小皇帝就是再想让林延潮留下,也是有心无力,否则就是对内阁的不信任。

除非小皇帝要撤换三辅臣,否则他也无可奈何。 小皇帝点点头道:“既是三位阁臣所请,朕虽有心留人,但也唯有允了。

朕年少时一直有南巡之意,想往去金陵一趟,看看那花花世界。 ”听小皇帝打算南巡,就算是张四维也不能答允,当年明武宗南巡朝野上下沸腾,百官反对奏章如雪片般堆积在皇帝案头。 现在小皇帝若真要南巡,百官不敢怪皇帝,张四维第一个就被文官上下骂得体无完肤了。

张四维也不用与冯保,申时行斗了,直接自动下野好了。

张四维一脸诚恳地道:“陛下,宗庙祭祀的牌位不能长期虚空;对太后的孝敬赡养亦不能荒废,后宫后妃的怀孕征祥,南巡之事不可轻言啊!”张四维说完跪下叩头,申时行,余有丁也是跪下力谏。 见三位阁臣一直反对,小皇帝不由气结道:“你们,你们,亏朕那么信任你们,此事朕也不过随口说说而已。 ”见三位阁臣还是不起,小皇帝唯有屈服道:“算了,朕以后不提此事了。 ”见小皇帝终于打消此荒唐打算,三位辅臣这才松了口气。 小皇帝对林延潮道:“林卿家,朕无缘前去金陵,你可要替朕好好看一看,再替朕要多物色几个干才才行。

几个月后,再回京任日讲官。 ”林延潮在旁道:“既是陛下钦点,微臣此去应天唯有秉公取士,替陛下拣选有用于社稷,忠贞于陛下之孝廉。 ”小皇帝闻言点了点头。 文华殿批阅奏章后。

张四维回到值房。

一进入值房,董中书向张四维道:“阁老,大喜,大喜,从今日文华殿之事来看,申时行是向你屈服了。 ”张四维问道:“你从何看出?”董中书道:“在此之机,申时行竟将林延潮调离天子近前,此举无疑向元辅表示顺从之意。

”“元辅你想,若申时行要对元辅不利,那么必须留林延潮在禁中,打探宫中消息,揣摩圣意,如此内外通气,实为可虑。 但申时行在此党争愈烈时,却让林延潮赴南京任主考,也是告诉我们,他与我们与冯保之争没有插手之意。

”“如此元辅只要专心提防冯保就好了。

”听了董中书之分析,张四维点点头道:“汝言之在理。 ”8。

您现在的位置:诗歌常识题库 > 当代文学

上一篇:穿越夏冬的爱-给你的情书 六则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